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追你时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 第5章 谁稀罕当你的跑腿丫环

第5章 谁稀罕当你的跑腿丫环

        一辆马车在摘星楼门前停下,陆瑾之掀开车帘,环顾四周,不见乔吟的身影。

        有出息了。

        惹他不快,竟然能熬住一宿都不来道歉。

        乔吟真的有能耐了!

        陆瑾之抿唇不语,阴沉着脸下了马车,踏入摘星楼。

        楚文景久候多时,看见他立即窜上前,幸灾乐祸道:“昨晚你走的早,你猜乔吟昨晚怎么着?”

        “没兴趣,也不想知道,无非又闹什么笑话了。”

        陆瑾之面无表情语调像是在说什么烦不胜烦的事,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楚文景拍手道:“还真被你猜中了,乔吟又闹笑话了。她竟然投湖寻了短见。还好你不在,不然他那个大哥就要逼着你当场娶了她。啧啧啧,我说她怎么要大张旗鼓给你办生辰宴,原来是打算以死逼婚。她的想法怎么这么出格?”

        陆瑾之的神色倏地就舒展开来,“苦肉计,也不是第一次了。”

        陆瑾之想起去年的冬天,他无意间说了句‘梅花当属万丈崖上的最香’,结果第二天,乔吟折了两支七零八落的白梅送他插瓶,还谎称是万丈崖上的。

        他当众拆穿她的谎言。

        乔吟突然恼羞成怒,把梅花摔在他身上,还当众卷起了袖子,露出了一些吓人的伤口,朝他喊道:陆瑾之你到底有没有心?我为你连命都不要了,你就不能正眼看我一回?

        楚文景听完,鄙夷道:“乔吟是不是脑袋有些问题?众所皆知,万丈崖一直只有红梅,她唱苦肉计前不会先动动脑子吗?还真是绣花枕头,除了那张脸,里面一点涵养都没有。难怪你一直都看不上她。”

        楚文景同情地看了陆瑾之一眼:“也就你性子好,才容得她一直缠着你胡闹。要是换做旁人,找收拾料理干净了。她这样要死要活的,会不会影响你议亲?”

        陆瑾之大义凛然道:“我打算先安抚安抚她,她父亲还在前线作战,若她出了什么事影响了前线战事,我也难辞其咎。”

        “还是你深明大义!”楚文景称赞道,“你打算怎么安抚她?纳她当妾?”

        陆瑾之招来小厮,吩咐道:“拿一张诗社请帖送去乔府。”

        楚文景满是崇敬地看着陆瑾之,拿捏乔吟,还得看他。

        “我猜乔吟收到请帖后,半个时辰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你信不信?”

        陆瑾之笑而不语,转身意气风发地与人应酬去了。

        不多时,诗会开始了,但乔吟没有出现。

        一个时辰后,诗会过半了,乔吟依旧没有出现。

        陆瑾之坐在椅子上,下颚线因为紧咬的牙关显得十分冷硬。

        今日集会的社主是相府的千金颜如玉,颜如玉得了一盆难得的紫龙卧雪,应陆瑾之之邀拿出来一同欣赏。

        奇花一出,与会的众人纷纷赞不绝口,向来才情出众的陆瑾之却一反常态的缄默,神情甚至还有些不耐烦。

        颜如玉笑道:“今日这花好像没入陆世子的眼呀。”

        “确实一般。”陆瑾之张口便道。

        颜如玉脸色一僵,已有不悦。

        紫龙卧雪是菊中极品,就是宫中御花园中都不见得有的稀有品种,普通人一辈子想看一眼都看不到。

        况且,今日可是陆瑾之请她来的,陆瑾之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文景悄悄踢了陆瑾之一下,打圆场道:“我与瑾之喝茶呢,瑾之说这茶一般。今日这茶水怎的这么生涩?咱们之前常喝的茶呢?”

        有人立即应和道:“我正想说呢。除了茶,今日这点心也难吃,让乔吟重新去买一些来,我要李记的桂花糕。”

        “我要张记的海棠酥。”

        “我要刘记的马蹄糕。”

        “乔吟今天怎么回事?分明我们之前都告诉她我们的喜好了,怎么还会弄错?”

        众人下意识地就开始数落抱怨起来,楚文景悄悄看了陆瑾之一眼。

        陆瑾之觉得乔吟的身份和涵养配不上海棠社,一直不让她入社,但会吩咐她每次为诗社准备茶水点心,理由是可以在旁学习熏陶。

        有人像发现了什么天大的事,突然喊道:“乔吟不在,她今日没来。”

        有人笑道:“陆世子这正主在这,乔吟怎么会不在?”

        视线齐刷刷看向陆瑾之,陆瑾之面色紧绷,能言善道的他竟然不知如何张口,没来由的窘迫和恼怒冒了出来。

        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喊道:“门口那不是乔吟吗?”

        陆瑾之猛地抬头看向门口,只见门口跌跌撞撞疾步跑进来一个人影。

        放浪的步履,髻歪钗斜的样子,没有一点淑女闺秀的姿态,全京城除了乔吟找不出第二个人。

        陆瑾之松开了紧咬的牙关,转移视线不去看乔吟,等着乔吟走过来向他道歉。

        乔吟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举目环顾四周。

        楚文景看见她手里提着点心包裹,板着脸上前接东西。

        “乔吟,下次动作快点,早点来。这样你才能早日加入我们海棠社。”

        乔吟把点心藏到身后,一脸疑惑地看着楚文景:“谢遇安呢?”

        楚文景一愣:“谁?”

        乔吟提高音量:“我找谢遇安,他在不在?”

        陆瑾之脸色唰地一下沉了下去,他再也坐不住,站起来几步走到乔吟面前:“乔吟,适可而止,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给你发了海棠社的请帖,你见好就收。”

        那语气好似给了天大的恩赏一样!

        当初为了说服自己放下尊严努力当一只舔狗的时候,她曾对自己洗脑,陆瑾之虽然脾气臭一点,心冷一点,但他这张脸是真不错,攻略下来她既能续命,又能睡个大美男,辛苦一点也不亏。

        但现在看着这张倨傲又狂妄的脸,她只觉的反胃。

        “你是说这个吗?”

        乔吟拿出那张邀请帖,当着陆瑾之的面,丢在了一旁。

        “还给你,没人稀罕给你当跑腿丫鬟。”

        乔吟转头欲走,手却被一道蛮力紧紧拽住。

        “我允许你走了吗?”

        陆瑾之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裹挟着熊熊怒火。

        乔吟挣扎了一下,陆瑾之却更加用力,好似要将她的手捏断一样。

        “放开她。”

        就在这时,高处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一个挺拔的身影从楼上走了下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