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追你时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 第36章 找到了,玉坠

第36章 找到了,玉坠

        “大哥,你是男人,你应该主动一点才对呀,怎么能什么事都让人家姑娘主动呀?”谢忍忍不住吐槽道。

        谢遇安冷冷看了他一眼,“像你那样?主动撩拨了人,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谢忍立即闭上了嘴,一句话不敢说,低头灰溜溜的跑了。

        谢忍跑了,三二一拖着圆滚滚的肚子踉踉跄跄也跑了,只剩下谢遇安一个人站在屋檐下。

        谢遇安本要去东宫见江怀律,怕乔吟找来于是取消了,又等了半日,谢遇安终还是招来了侍卫望山。

        “去打听下乔家二小姐在做什么?”

        望山有些讶异,原来少主这一日魂不守舍的,都是因为那个乔二姑娘呀。

        望山朝谢遇安暧昧地笑了笑,朗声应道:“好嘞,属下这就去。”

        望山出去又是半日,临近傍晚时分才回来,也带回来乔吟的消息。

        “少主,乔二姑娘病倒了。”

        谢遇安心猛地一提:“怎么会病倒?”

        望山详细回道:“外头说是,昨日国公府的陆世子在集芳园设宴,乔二姑娘送了陆世子一块玉坠,但那个陆世子很不喜欢就丢到了湖里,乔二小姐也不知怎么想的,发了疯一样跳下水去捡回来,被救起来后就病倒了。”

        谢遇安心头一刺,面上不显,眸底却已经染上了一层阴郁之色。

        望山看向谢遇安,请示道:“少主要备车去乔府吗?”

        谢遇安抿唇不语,默然转过身迈步向卧房走去。

        走到卧房门前,终是停下,他微微仰头,像是长长叹了口气。

        “备车吧。”

        “去集芳园。”

        月升星起,集芳园上下灯火通明,湖心的凉亭之中,谢遇安凭栏而立,颀长的身影倒映在水面上。

        谢遇安静静望着水中的倒影出神。

        水这么深,这么凉,她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往里面跳。

        那东西就这么重要,比性命还重要?

        谢遇安扯出一丝苦笑,东西哪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

        罢了,罢了。

        一股没来由的酸涩灌满胸膛,谢遇安打住了脑海里乱窜的思绪。

        “少主,已经交割完毕,集芳园的地契在此。”

        望山快步从外步入凉亭,将几张地契房契交到谢遇安手中。

        谢遇安确认了一眼,挥手道:“动手吧。”

        ……

        国公府——

        晚饭时分,陆瑾之正和陆夫人在饭厅预备用晚膳,陆国公从外阴沉着脸回来,衣裳都没换,将陆瑾之叫到了书房。

        陆瑾之赶到父亲书房时,陆易之也到了。

        陆瑾之有些意外地看了陆易之一眼。陆易之没说话,自觉停下脚步站在门外,等陆瑾之先进门了,自己才在后面跟上。

        “父亲,您找我?”陆瑾之问道。

        陆国公话未说,抖着胡子先拍了下桌子,大发雷霆道:“那个乔吟又在闹什么?她竟然把你告到顺天府!堂堂国公府世子被人状告盗窃,传出去不成了笑话?”

        陆瑾之有些心虚道:“父亲是如何得知的?”

        “若不是顺天府尹跟我有几分交情将案子压下,你这案子现在已经到太子手上了!差一点,我们国公府的名声都要被那个蠢货给毁了!”

        陆瑾之畏惧父亲的权威,一时无言。

        陆易之听得直皱眉:“这事全因世子而起,是世子擅做主张动了乔二姑娘的东西,还将人家的东西丢进了湖里,将人惹怒……”

        “住嘴!”陆国公抄起手边的茶杯,想也不想地砸向了陆易之。

        陆易之噤声,低头受下这无端飞过来的茶盏。

        茶杯撞在他的胸膛,隔着厚厚的衣裳虽不烫,但那上好的绸面上衣挂满了茶叶,却已经全毁了。

        伴随着茶杯碎地声,陆国公指着陆易之的鼻子训斥道:

        “你既知那东西不是给瑾之的,你为什么不提前告知?你既知那东西掉了,为何事后还不重新补一块去堵住那女人的嘴?”

        “瑾之是国公府的世子,也是悦己阁的主人,他去自家铺子拿一样东西有什么错?”

        陆易之无言以对,只能低头认错,“儿子知错。”

        “滚出去。”陆国公大声呵斥道。

        陆易之躬身退下,出门时还不忘将地上的碎瓷一并带走。

        陆瑾之面红耳赤,羞愧难当:“这事是儿子思虑不周,是我意会错了,闹出了这场闹剧,害国公府名声受损。”

        陆国公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我已经让人出去散布消息,就说是乔吟讨好你不成,自己发疯跳进水里了。世人都知道她一向厚颜无耻,想必也不会怀疑。”

        陆瑾之哑然看着自己父亲。

        陆国公消了消气,语重心长道:“这几年一直让你和你不喜欢的人周旋,委屈你了。你贵妃姑母已经向皇上进言,为你和颜如玉赐婚。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只有相府千金才能与我儿相配。”

        颜如玉作为京城最负盛名的才女,要家世有家世,要样貌有样貌,一直都是京城世家子弟们最津津乐道的存在。有一段时间,陆瑾之也对颜如玉颇为仰慕。

        能娶她为妻,谁不说声羡慕呀?

        但此刻听到这个消息,陆瑾之感觉不到一丝喜悦,甚至还有些抗拒。只是他也不知道这抗拒是从何而来,或许是因为他对颜如玉也没有那么喜欢吧。

        就如不知道这抗拒如何而来,陆瑾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娶颜如玉,但父亲说这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

        “将军,找到了!找到了!”

        破晓时分,集芳园中响起一阵欢呼声,一个男人从泥坑中拔出腿,捧着一手泥跑向凉亭。

        谢遇安坐在凉亭的石凳上,远远瞥了一眼。

        虽沾了泥,但露出来的点点白玉,在晨光中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上乘质地。

        挖了一晚上的死鱼烂虾,总算是挖到了。

        “望山——”

        “立即送去靖安侯府。”

        谢遇安吩咐了一声,便起身走出了凉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