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追你时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 第40章 离乔吟远点!

第40章 离乔吟远点!

        谢遇安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几个公子哥,明明就是简单的一句话,但他们只觉得脖子凉嗖嗖的,好像被刀架着一样。

        “我们没说什么,我们也是就事论事,他妹妹乔吟,在明知陆世子已经和人议亲了,还用投湖这样的下作手段胁迫陆世子,有些卑鄙了……”

        一旁的乔默愤怒质问道:“你们敢把你们的原话说出来吗?”

        公子哥们纷纷低头不敢开口。

        “哼,你们也知道自己的话不堪入目难以启齿?那你们还敢肆无忌惮地在背后议论我妹妹,我妹妹得罪你们了吗?你们这群小人,该打!”乔默一想起来,牙齿咬的嘎吱作响!

        形势一下逆转,但那群公子哥仍不愿认错,嘴硬道:“我们也是就事论事,街头巷尾都这样说,你妹妹敢做那么丢人的事,怎么还怕人说了?她没勾人?她没以死相逼?她没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跪舔着陆瑾之吗?这都是事实。”

        “你找死!”

        乔默怒起,又挥起了拳头,被谢遇安拦下。

        谢遇安面无波澜,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只道:“既然还牵扯到乔二小姐,那连同前日乔二小姐的失窃案,今日一并审了吧。”

        “望山,拿我的名帖去将楚文景,以及那日在集芳园聚会的人都请来府衙。”

        望山领命而去,谢遇安又转头看向周府尹,不急不缓道:

        “周大人,实不相瞒,在下今日前来还有一事,受乔二小姐委托,特来询问,前日状告陆世子监守自盗的案子可有进展了?大人可有审问疑犯?”

        周府尹心咯噔了一下,论资历他都是谢遇安的老前辈了,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怎么说都轮不到他喧宾夺主。

        可眼下却是,他站在谢遇安面前,好似被人掐住了喉咙,竟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谢遇安一眼看穿,目光微沉:“满京大小庶务都压在周大人身上,大人有所耽搁也情有可原。但,大人别忘了,靖安侯还在南境为国冲锋陷阵,老侯爷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女在京城被这般对待,寒了心影响了战事,这责任,大人来担?”

        周府尹面如土色,当即朝衙役道:“快去将悦己阁传人,再去国公府传讯陆家世子。”

        不多时,悦己阁的伙计和陆易之,以及楚文景等人都已到场,唯独陆瑾之缺席。

        “国公府的门房说,陆世子进宫去了,不在府中。”前去传讯的衙役回道。

        周府尹悄悄看了谢遇安一眼,谢遇安气定神闲道:“无事,我们先审讯人证。”

        周府尹一拍惊堂木,开始审问。

        他先问悦己阁,那玉蝉是谁订的,又是怎么到了陆瑾之手中。

        陆易之如实道:“东西是乔家二小姐订的,但,我二弟似乎意会错了,以为这东西是乔家二小姐是要送他的,于是自作主张从伙计手中拿走了东西。乔二小姐很生气,便追去集芳园向我二弟索要。”

        谢遇安若有所思地看向陆易之,随后转头看向楚文景:“楚公子,你当时在场,乔二小姐见到陆世子之后,有没有言明,东西不是他的?”

        “这这……”

        楚文景环顾左右,手心里早已闷了一手汗。

        这叫什么事呀?怎么把他叫来衙门了?他能不说吗?

        他说什么呀?他说陆瑾之自作多情恼羞成怒?

        这不是把陆瑾之的脸面撕下来放地上踩吗?那陆瑾之还不把他给剁了!

        可,可面前这人是谢遇安呀!方才他爹看到谢遇安的名帖,眼睛都放光了。他要是不说实话得罪了谢遇安,回去他老爹也得把他削了!

        真是,说不说都是死路一条!

        就在楚文景左右为难的时候,旁边的人抢先将那日的经过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乔二小姐说了,一打照面就向陆世子索要玉坠,但陆世子不交,乔二小姐就说自己已经报官了,还带来了衙役,结果把陆世子激怒了,陆世子一气之下把玉坠丢到了湖里,乔二小姐情急之下跳下水去找玉坠。”

        “是不是这样,楚公子?”谢遇安不忘向楚文景再确认一遍。

        事到如今,楚文景也无力回天,只能点头:“是!”

        楚文景与陆瑾之最为相熟,他的证言自然是最有分量的。

        事情一下水落石出,那群辱骂乔吟的富家子弟全都目瞪口呆:

        事实真相跟他们听到的截然相反。

        这哪里是人家乔吟以死相逼,分明就是陆瑾之自作多情拿了人家东西,被戳穿后还恼羞成怒摔人东西,害人落水!

        “是我们不辨事实,言语不当冒犯了乔二小姐,对不起,我们愿意向乔二小姐赔罪。”

        几分立即向乔默认错道歉,乔默只觉扬眉吐气,心中的沉冤终于得以昭雪。

        “你们以后说话都注意点,我妹妹已经跟陆瑾之没关系了,不要把我妹妹跟那个伪君子扯在一起,晦气!”

        是非颠倒,乔默再傻也看得出来,这里面是有人故意从中作梗。

        这人除了陆瑾之,还能有谁?!简直下作!

        今日如果不是谢遇安撑腰,这个暗亏他们就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案情已经明了,该下判词了,周府尹又看向谢遇安:

        “谢将军,你以为该怎么判?”

        谢遇安笑了笑,“自然是按我大周的律法判。”

        周府尹又陷入了绞尽脑汁,谢遇安显然是要为乔家撑腰的。

        但国公府他也不能得罪,他总不能真去把国公府的世子当盗贼缉拿归案?

        周府尹左右衡量许久,终于思定,开口宣判道:

        “他们几个污蔑乔家二小姐在先,乔大公子出手,情有可原,两方既已经和解,那只需共同承担酒楼损失即可,不论处罚。”

        “至于乔二小姐状告陆世子偷盗一案,这里面想必是有些误会和个人恩怨,理应私下调解,解除误会即可。”

        周府尹一边说一边看向谢遇安,直到看到谢遇安颔首,这才松了口气。

        “乔二小姐为人大度,也不想追究悦己阁和陆世子的责,但东西被陆世子恶意丢进湖是不争的事实,陆世子是不是应该付出相应的赔偿?”谢遇安道。

        周府尹点头:“是是是,那是应该的。”

        赔点钱息事宁人总比事情闹大强,想必国公府也不会计较。

        “那就好办了。那玉坠我已经代陆世子找回来了,但费了点银钱,这张欠条麻烦周大人盖个印,连同府衙的判决书一同送往国公府。”

        谢遇安含笑将一张欠条送到周府尹面前,周府尹想也不想拿起公印,正要盖上,余光瞥见上面的金额:

        “十万两!”

        谢遇安面带微笑,只是笑容不达眼底。

        “少了,我都没算乔二小姐的名誉损失费。”

        他一面笑道,一面伸手放在周府尹的公印上,往下一压。

        周府尹呆滞在原地,任由谢遇安往欠条上盖上了官印。

        谢遇安抽出那已经盖印的欠条和判词,转身一并交给陆易之。

        “回去告诉你爹,别打乔家的主意,也别惦记乔家的人。”

        谢遇安抬眸,凌冽如刀的视线看向陆易之:

        “你也是,离乔吟远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