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追你时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 第50章 陆瑾之,乔吟不喜欢你,死了这条心吧

第50章 陆瑾之,乔吟不喜欢你,死了这条心吧

        “你不也是看中了乔家将来可能的权势,这四年,你对我嫌弃却不拒绝,享受我的追捧却不点头,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最该离我远点的是你,陆瑾之!”

        乔吟撂下话,也不看陆瑾之的神情,立即命令车夫驾车离开。

        陆瑾之呆怔在原地,看着乔吟的马车从自己面前呼啸而过,嗓子里像是堵了一块巨石一样。

        原来她都知道。

        原来她早就把他看清了。

        陆瑾之在原地不知站了多久,突然身后传来颜如玉的声音:

        “人都走远了,你要傻站多久?”

        颜如玉在马车上目睹了整个过程,她只觉得可笑。

        可笑自己根据乔吟给的手册,给陆瑾之送安神茶,带他来夜市增进感情,不想却看到陆瑾之为乔吟失魂落魄的模样。

        当然比起自己,陆瑾之更可笑。

        乔吟对他嘘寒问暖四年,他弃如敝履,从不高看一眼。乔吟离开他了,他反倒把人当个宝了。

        “乔吟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死心吧。”

        颜如玉妄图点醒陆瑾之,却不想招来陆瑾之愤怒的视线,他恶狠狠地看着她,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她和我认识四年,和谢遇安才认识十天,这夜市,这游船,都是我和她先来的。你凭什么说她不喜欢我?”

        凭什么?

        凭乔吟毫不犹豫把那本手册给她了。

        颜如玉在心中嗤笑了一声,她说乔吟已经不喜欢他,已经给他留了几分面子了。

        若按她的推测,乔吟压根就没喜欢过陆瑾之!

        不然怎么会说离开就离开?怎么会带着新欢来重游旧地?

        “陆世子,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我肩负着两族的重任,若你仍要执迷不悟,那我只能建议我父亲重新选择联姻对象了。”

        颜如玉看中的是国公府的地位和助益,若要说陆瑾之这个人,刚愎自用,不好拿捏又无法依靠,根本算不得什么好选择。

        陆瑾之听了颜如玉的话,非但没有悔过,反倒脸上浮现了一丝恍然大悟,像是困顿了许久,突然被醍醐灌顶一样。

        乔吟与他翻脸,不就是因为他和颜如玉的婚事吗?那他不娶别人,他娶乔吟为妻,她一定不会生气了,她一定会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的。

        颜如玉看着他那表情,冷笑了一声,放下车帘命车夫驾车。

        ……

        “咳咳——”

        江怀律处理完所有公文,喝下了药,命人熄了灯宽衣躺下,正要入睡,忽然床幔大动,一个黑影裹挟着一股寒气站在他的床头。

        江怀律倏地睁开眼,手伸向枕头底下的匕首,“什么人?”

        “我。”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阿遇?”江怀律松了口气,抽回了枕头底下的手,“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起来喝酒。”谢遇安冷声道。

        “啊?……谢忍你个王八羔子,又来骗我,信不信我砍了你!”

        江怀律被搅了美梦,一拳挥了出去,但打了空。

        来人不理他,转身走到他的书架前,打开底下第二层的暗格,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小酒坛。

        “啊?啊?阿遇真是你呀?”

        江怀律披着衣裳起身,谢遇安已经打开了小酒坛,站在书架前,仰头喝了起来。

        “这酒上头的很,壮汉一杯都得倒,你这样喝不怕喝死呀?”

        江怀律绝不是心疼自己珍藏的酒,只是关心他身体而已。

        谢遇安只闷头喝酒,全然不理会江怀律的话。

        江怀律点亮了烛火,举着烛台走近,待看到他阴郁可怖的脸色,猛地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从小到大,江怀律还没见他这么失态过,比起担忧,他更加好奇。

        “今天不是跟乔吟去逛夜市了?难不成乔吟又爽约了?”

        江怀律等了半天,不见谢遇安吭声,急得抓心挠肺,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坛。

        “你家大业大还缺一坛子酒吗?不想说,那滚回你自己家喝去。”

        “乔吟没爽约,她提前到了,我们一起吃了东西,还一起游船了,她还亲了我,跟我表白了。”

        谢遇安要不不说,一说就语出惊人。

        江怀律听的眼红:“啧啧啧,这不挺好的,你小子故意来跟我炫耀的吧,装什么苦大仇深?你这要毁天灭地的表情,我还以为乔吟又爽约耍你呢。”

        “但我拒绝了。”

        “啊?!”江怀律手中的烛台差点摔地上。

        “你拒绝了?人家跟你表白,你当众拒绝了?乔吟没把你一脚踹河里?”

        “不是呀,你为什么要拒绝?你不是挺喜欢乔吟的吗?”

        江怀律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拒绝,更想不通他既然拒绝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愁眉苦脸的?

        谢遇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我只是不确定,她是真的喜欢我吗?”

        她要是喜欢他,怎么会连他们第一次见面都不记得?

        江怀律在谢遇安脸上看到了迷茫和纠结,他收起了玩笑的心,认真思索道:“你觉得她还喜欢陆瑾之?”

        谢遇安又摇了摇头,“她不喜欢陆瑾之,但,她也不喜欢我。”

        江怀律不是谢遇安,无法感同身受他说不清的直觉。

        “可我看她真的很努力地在讨你欢心。”

        “她以前待陆瑾之也是这样,甚至比我还好。”

        谢遇安握紧了手中的玉蝉,坚硬的玉石硌得他掌心生疼。

        她可以给陆瑾之四年时间,可分给他的耐心连一天都不够。

        好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破天荒了,江怀律听得谢遇安这怨妇一样的语气,忍不住想笑。

        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再理智的人陷入感情里都会变得面目全非。

        “还骗我说你是为了拉拢了乔振东,你分明就是假公济私,早早就惦记上了人家姑娘。”

        江怀律放下烛台,将小酒坛还给了谢遇安。

        “你在这喝再多的酒也没用,我这孤家寡人也给不了你建议,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你是惦记人家许久了,但人只认识你十几天,你们对彼此的好感和信任度不在一条线上,你不能用你的标准去要求她,你得给她时间,让她慢慢发现你的爱意。”

        江怀律拍了拍谢遇安的肩膀:“这就像种花,先撒下种子,每天给她浇浇水,带她晒晒太阳,让她高高兴兴的,说不定哪一天,小豆苗就开出了花,朝你摇头晃脑,笑呀笑。”

        给她时间?

        谢遇安似有所触动,不知过了多久,他放下酒坛转身离开了东宫。

        江怀律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长叹了一声。

        谢遇安倒是一点就通。

        可他的小豆苗什么时候开窍呀?

        唉,真愁人。

        明年她就及笄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