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追你时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 第55章 谢老弟,你说话可真客气

第55章 谢老弟,你说话可真客气

        “被人丢的?”乔吟也想了起来,讶异道:“陆瑾之不是说是他自己不小心摔进河的吗?”

        陆家人十分迷信,不仅仅是因为陆夫人三次怀孕无疾而终,还因为陆瑾之也总是倒霉,不是摔跤就是坠马,常常弄的一身伤回来。

        所以,陆瑾之对所谓的‘晦气’格外的敏感。

        “根本不是摔的,那天我帮小姐送驱寒药过去,听到竹叶在训人,说要把世子爷丢进护城河的宵小给找出来。”

        碧珠现在想起来,仍不忘啐一口:“活该!”

        乔吟想起那次,陆瑾之落水呛的很厉害,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回来后,陆夫人心惊胆战地烧了半个月的高香,还去寺庙请了个什么辟邪的护身符回来。

        “谁干的?难道是大哥做的?”

        乔吟立即想到了乔默,乔默虽然表面上支持她追求陆瑾之,但私底下非常痛恨陆瑾之,暗中跟陆瑾之别了好几次火。

        碧珠摆了摆手:“不是大少爷,大少爷那两天出城办事去了,没在京城。”

        啊?

        乔吟脑子里跳出来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该不是谢遇安吧?

        她立即摇了摇头,挑衅斗殴这种事,只有谢忍做得出来,谢遇安怎么可能?

        “小姐,谢将军来了,正和大少爷在主院。”

        乔吟刚念到谢遇安,房门外便传来下人的禀告声。

        “嗯?怎么跑去我爹的院子了?”

        乔吟撇去脑中没头没尾的思绪,起身前往主院。

        还在院门外,就听到了乔默的大嗓门。

        “哎呀,遇安,你是不知道,那天我妹非要把我爹的酒挖出来,我怎么拦都拦不住。你知道的,我妹那么可爱,她一闹,我根本招架不住。”

        乔默看向谢遇安,“是吧,我妹是不是很可爱?”

        谢遇安抿唇,点了点头:“是。”

        乔默忽然皱起了眉头:“这酒没了是小事,但是要是让我爹知道,我让我妹喝酒了,回来得把我打死!”

        “无事,我那还有几坛御赐的黄封酒,待会我让人送来。只是……”

        谢遇安看了看树底下那又深又长的坑,“黄封酒怕是填不满,六十年的女儿红,老侯爷爱喝吗?”

        女儿红,他最爱喝了。

        谢遇安还是一如既往的上道,乔默拍了拍谢遇安的肩膀,活像丈母娘看女婿,真是越看越满意。

        “爱喝,爱喝,你要是有点别的,也可以送点来。”

        谢遇安看着他,心照不宣道:“不知道老侯爷还喜欢什么,大哥什么时候得空去我酒窖帮遇安选一选。”

        “哈哈,谢老弟,你说话可真客气。”

        乔默又拍了拍谢遇安的肩膀,笑得开怀又爽朗。

        乔吟刚进门,就看见了那宛若天坑一般的巨坑,虽然她喝醉了,但她记得分明那树底下就埋了一坛酒,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大的坑了?

        “别听他胡说的,我爹常说喝酒误事,平日只有高兴时会小酌怡情,从不嗜酒。”乔吟不留情面拆穿道。

        谢遇安和乔默闻声,全都转头看了过来。

        到手的美酒打水漂了,乔默痛声大呼:“呔!老妹你胳膊肘不能这么往外拐!”

        谢遇安含笑看着乔吟,乔吟撞上他的视线,不好意思地转开了,谢遇安视线下移,落在她腰间的玉坠上,嘴角笑意更深。

        “没关系,大哥想喝什么酒,可以随时来找我。”

        乔默得了这句话,乐得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他瞧瞧了眉来眼去的两人,和谢遇安对了一眼:“那我现在就去看看?”

        谢遇安会意,安排道:“大哥坐我的马车去,车夫知道路。”

        “好,好,那我现在就去。”

        乔默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嘱咐乔吟好好招待谢遇安。

        乔吟无语了,这才几天,乔默已经彻彻底底被谢遇安收服了。

        乔吟看了眼谢遇安,注意到他的鼻子还有些红,昨天那一下撞得还挺狠。

        “你的鼻子没事吧?”乔吟十分内疚道。

        谢遇安摇摇头:“没事。我是不是来的太早了?”

        谢遇安指了指她的左耳,乔吟一摸,才发现自己刚刚匆匆出门,少戴了半边耳环。

        乔吟微窘,一边摘下另外一边,一边斜了一眼:“你每天都不用睡觉吗?”

        明明昨晚聊到那么晚,他从靖安侯府回到将军府都得凌晨了,今日又这么早赶来。

        乔吟又看了他一眼,也没见着他脸上有疲态,反倒精神抖擞。

        谢遇安说道:“明日就要出发去围场了,我想你可能还没准备好趁手的弓箭,就找了一把轻巧的给你送来。”

        说着,望山拿上来一把小巧的弯弓,弯弓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弓身不知用了什么工艺,竟潜满了细碎的蓝色小亮片,阳光一照,弯弓自带光晕,十分炫目。

        好不好用另外说,但拿出手必须得漂亮,这很符合乔吟择物的标准。

        “真漂亮!”

        乔吟爱不释手,但是,她扁了扁嘴,看向谢遇安:“可我不会射箭。”

        “没关系,我教你。”

        谢遇安说教,立马就上手教了起来。

        他抽出一根箭,交给乔吟,然后站在她身后,手把手教她搭弓拉弦。

        淡淡的松柏香萦绕在鼻尖,乔吟微微侧目,谢遇安的侧颜近在咫尺。乔吟不受控地,视线落在了他的薄唇上,没来由地想起了那日在画舫上,他掐着她的下巴,掠夺似的碾压揉捻。

        平素温柔体贴的人,突然发狠,也怪刺激的。

        乔吟满脑子里胡思乱想,忽然一只大手落在她头顶,像拧螺丝一样,把她的头扭回了正位,她的视线也随之落回了弓箭上。

        “阿吟,认真点。”

        谢遇安的声音里有微微不满,他站在她身后,似环抱着她一样,握着她的手,将弦拉满,详细说起了射箭的要领。

        谢遇安是真的想教会她,但乔吟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所有注意力都在他洒落的呼吸上和身后那温暖的怀抱上。

        要命,那种被撩拨得心跳紊乱无法独立思考的感觉又来了。

        “放!”

        乔吟正胡思乱想,耳边传来谢遇安的命令。

        她根本没来得及思考,下意识地听从了他的命令,松开了手指。

        咻地一声,箭矢飞了出去,扎在了不远处的树干上。

        谢遇安松开了她的手,侧头问她:“学会了吗?”

        乔吟摇了摇头,然后把手塞到他掌中,“不会,再教一次。”

        谢遇安看着她主动送过来的手,嘴角不可抑制地往上扬了扬。

        “好,那再教一次。”

        谢遇安重新握起她的手,从头到尾,十分耐心地又讲解了一遍要领。

        乔吟赖在他怀里,东拉西扯问道:“围场里都有什么猎物呀?老虎有吗?”

        “没有老虎,但是有鹿和貂。”

        “貂好呀,我想要个貂皮围脖,到时你给我打一只,好不好?”

        “好。”

        “去围场上是住营帐吗?我还没住过营帐呢。那夜里是不是还有篝火?会不会有人在篝火边跳舞?”

        乔吟语气里满是期待,谢遇安也有问必答。

        “营帐会按照品阶一一分配,夜里篝火也会烧一整夜,每年都会举行篝火宴,让年轻的公子小姐们互相认识,也算是相亲宴。”

        “那你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