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追你时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么在线阅读 - 第68章 谢遇安你敢不敢认?

第68章 谢遇安你敢不敢认?

        谢遇安放下马,便去了膳房要了两只处理好的兔肉。

        距离营帐区不远的空地上,已经燃起了篝火,正中是高塔一样的火焰山,四周遍布着小小的篝火堆,三五成群的人正在喝酒狂欢。

        谢遇安寻了一处无风的角落,燃了一个小火堆。

        “遇安快来,快来。”

        刚把串好的兔肉架了上去,乔默不知从哪冒出来,兴致勃勃地将谢遇安拉进了不远处一个帐篷。

        “遇安,今天多亏你指路,让我歪打正着升官了。快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五军营的周立周将军,我的上峰。”

        乔默将谢遇安拉入五军营的宴席间,本想让谢遇安也加入,不料,谢遇安一露面,所有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朝谢遇安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将军!”

        乔默搭着谢遇安的肩膀,傻傻看了看谢遇安,又看了看自己的上峰们。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上司了。坐吧。”谢遇安很随和道。

        但众人仍拘禁着不敢落座。

        气氛肃穆,乔默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收回了搭在谢遇安肩上的胳膊,乖乖站直了身。

        谢遇安见状,拿起桌上的酒杯,朝乔默敬了一下:“大哥,恭喜你。我和阿吟约好了看篝火,我先出去了。”

        乔默习惯性地道:“去吧,去吧。”

        谢遇安放下酒杯,道了声‘失陪’了,这才离开。

        谢遇安一走,宴席上所有人都大松了口气,周立拍了拍乔默的肩膀,道:“好家伙,你怎么不早说你拉的朋友是谢大将军,刚才把我们吓死了。”

        乔默很疑惑:“你们怎么这么怕他?遇安人很好很温柔的。”

        周立瞪大了眼:“温柔?一眼不眨扯断你的手,卸了你的胳膊,让你省点痛苦的温柔吗?谢大将军以前在玄甲军,那可是出了名的狠辣,人称‘活阎王’,只要他上战场,削人脑袋就跟削面疙瘩一样,一刀溜一串,我从军十几年,还没见过像他这么狠的!”

        乔默嘴里咬着鸡腿,震惊道:“尊嘟假嘟?”

        你们跟我认识的同一个人吗?我准妹夫可是个温柔好男人!

        一旁的人纷纷点头附和:“是呀,我就是跟谢将军同期投军的,去的第一天,谢大将军就把我们百夫长两条胳膊给卸了。就因为那人把谢大将军睡前叠好的衣裳给弄乱了,谢将军火大,上去就把他的手给卸了。”

        乔默眼睛再次瞪大,摇头道:“我不信!”

        另外一个人道:“你别听他夸大其词,谢将军确实卸了百夫长的胳膊,但不单单就是一件衣服的事,是那百夫长知道将军是士族弟子,怕谢将军跟别的纨绔一样来抢功,所以故意言语刁难,这才惹恼了谢将军。”

        乔默这才点点头,对嘛,对嘛,这才是我准妹夫的风范嘛。

        “说起来,咱们能有今天,也多亏了谢大将军。”周立感慨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是呀,要不是谢大将军只身涉险,潜入西戎军营拿到了西戎的城防图,玄甲军也不可能大破西戎,我们这群人别说升官发财了,命都得丢在临台郡!”

        说起四年前那场胜仗,众人都感慨万千,对谢遇安的敬重也是油然而生。

        “乔默,你是不知道那一战打的有多难,死了很多人,那西戎军队突然就跟铁桶一样,怎么攻都攻不破。后来,谢大将军冒险潜入敌营,千辛万苦拿到了西戎的城防图,回来的路上实在是惊险万分,差点就死在临台郡的一个匪窝里。”

        乔默疑惑:“怎么到了匪窝了?”

        “谢将军从敌营回来,一路被西戎敌军追杀,好不容易回到临台郡了,结果被一伙杀千刀的土匪给掳到匪窝去了。当时谢将军身上各处受了重伤,正巧碰见那伙土匪抢劫,阴差阳错把人弄山上去了,害我们找了半月找不到人!”

        “那群土匪真是可恨,若不耽搁那半个月,我们的弟兄们也不至于死那么多!”

        众人义愤填膺,纷纷骂起那群土匪来。

        ……

        谢遇安回到篝火堆前,兔肉都烤熟了,仍不见乔吟的身影。

        他不免有些担忧,正要着人去寻,忽然一个面生的小厮走了过来,对他道:“乔二小姐在三皇子营帐中。”

        谢遇安眸光一沉,放下东西,起身大步走向江怀言的营帐。

        远远的,就见江怀言的营帐里灯火通明,觥筹交错声更是此起彼伏。

        谢遇安抿着唇,一言不发走了进去。

        犹如一阵寒风袭来,营帐内气温骤降,声音也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戛然而止。

        营帐中寻欢作乐的人,纷纷抬头看了过来。

        谢遇安环顾一圈,不见乔吟的身影,转头将视线落在了一旁的陆瑾之身上。

        “你想见我就见我,何必鬼鬼祟祟拿乔吟做借口。”

        谢遇安说的那么正义凛然,陆瑾之嗤之以鼻,嗤笑一声站到谢遇安跟前。

        “我怕你心里有鬼,不敢来。”

        谢遇安微微垂眸看向陆瑾之,两人四目交锋,剑拔弩张。

        “心里有鬼的不是你吗?不然你一直纠缠着她干什么?”

        陆瑾之胸口一堵,脑海不自觉想起方才竹叶从乔吟那带回来的那句‘自重’,邪火肆虐,也不打口水战了,开门见山道:

        “谢遇安,你为什么突然对乔吟那么上心?谢家商队遍布天下各地,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靖安侯打了胜仗,所以故意接近乔吟?”

        “这就是你今晚的目的?”

        谢遇安再次环顾四周。

        营帐中的众人原本一个个翘首期盼,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二人,像是在看什么天大的热闹一样,待撞上谢遇安凌厉的视线,一个个全都低下了头。

        “谢遇安,敢作敢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就别怕别人戳穿。你敢不敢承认,你接近乔吟,就是为了利用她?”

        陆瑾之咄咄逼人不停逼问。

        谢遇安看着那些人脸上蠢蠢欲动的兴奋和窥探欲,十分厌恶地撇开了眼。

        “是,我承认,我是故意接近乔吟!我就是别有居心,存心要把她从你身边抢走!听明白了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