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这里有魔气 > 第28章 魔障
    完了,

    夏洛蒂曾经斩过那女魔头一剑,此去必然是凶多吉少。

    这时雪诗诗和嫣无双也来到楼下,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叶晴川当机立断,吩咐两人道,“夏姑娘被那女魔头掳去了,你们立刻去通知十大门派,不等天亮了,今夜便与那魔头决一死战!”

    说完,他一个瞬移离开客栈,出现在十里开外。

    这里有雪诗诗布置的驱魔大阵,叶晴川的落脚点,正好是五行旗法阵的边缘。

    再迈出一步,他自己也会陷入凶险难测的处境。

    叶晴川一咬牙,决定铤而走险,迈出了驱魔阵。

    夏洛蒂如今已是凡人,他料定不会走得太远,神识一阵搜索,叶晴川便洞察到这女人的具体位置。

    此时夏洛蒂睁着一双眼睛,向前伸着右手,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又像是有什么人在牵着她前行。

    叶晴川瞬间移动过去,冲她喊了一声。

    夏洛蒂没有反应,似乎根本听不见他说话。

    叶晴川心里着急,便追了上去。

    街道两边的房屋凄黑一片,而街道上也是空荡荡的,没有车,透着诡异的死寂。

    不知过去多久,叶晴川累得气喘吁吁,他停了下来,实在跑不动了。

    周围除了偶尔发出的乌鸦那冷漠的叫声,他能听见的就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

    这些冰冷的石头和建筑的树,让他有了种强烈的恐惧。

    最让叶晴川困惑的是,

    他离得夏洛蒂只有五十多米的距离,但不知为什么,就是追不到她。

    几次瞬移之后,发现夏洛蒂还在前面,始终就差着那么远。

    “大人!”

    听闻身后一声呼喊,叶晴川回头看去,只见雪诗诗一行人也追了过来。

    叶晴川心头一喜,“你们总算来了!”

    他又朝着夏洛蒂喊了两声,“喂,回来,听见了吗?”

    “大人,没用的,她被控制心神,你叫不醒她的!”雪诗诗情急道。

    博白提议道,“如此也好,不如我们就跟在后面,直捣黄龙!”

    叶晴川没有反对,一行人便紧张地跟着夏洛蒂后面,向黑夜里那巍峨的神庙轮廓急行而去。

    渐渐地,街上起了浓雾,透着一股寒气。

    叶晴川不禁打了个寒战,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晕旋感,不知是不是汲取了太多魂力,身体胀痛得厉害。

    “你们跟上去,别管我!”

    叶晴川脚步踉跄,想找棵树扶一扶,休息一下。

    但雪诗诗和嫣无双根本不理会他,两人一左一右地架着他,继续往前跑。

    不对,

    不是跑,

    他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雪诗诗还转过头来,露出森白的牙齿冲他冷笑,“你们是一起来的,死也死在一起吧!”

    卧槽?

    叶晴川被吓得魂飞魄散,但那个笑容太熟悉了。

    没错,那是玲珑娘娘的笑容。

    她笑的好冷。

    “你们到底是人是魔,把老子放下来!”叶晴川大吼道。

    可是没人理他,这些人跟着了魔似的,夏洛蒂在前面带路,剩下的人架着他飞奔着。

    可以说,这些人是组着团把他往鬼门关里送。

    叶晴川暗叫一声操蛋,自己身边这些人都不是人了。

    他快要吓死了。

    自己肯定是着了道,现在怎么脱身?

    叶晴川心中的阴云越来越密、越来越浓……。

    他要怎么从幻觉中醒来?

    这时只见前方出现了那座神庙。

    在庙门口的地方,隐隐约约好像有一团火。

    渐渐地,他离得那座庙越来越近了。

    眼看就到庙门口了,叶晴川这才看清,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火,而是一个红袍少女。

    还有两个人浑身皮肤焦黑,像只狗一样蹲在地上,正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到来呢!

    叶晴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拼命挣扎,虽然手被架住了无法动弹,但他可以咬。

    叶晴川也是发了狠,张嘴就朝雪诗诗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一口。

    可这一口咬下去,他竟然咬了一嘴鸟毛。

    不过这一咬也真管用,雪诗诗立刻就变成一团黑色的羽毛,飘飘洒洒地落了一地。

    叶晴川右手得了空,一拳打在嫣无双的太阳穴上,把她也打成了翩然飘落的羽毛。

    解决了这两个魔物,叶晴川的两脚也有了着落,撒丫子就跑。

    这时从神庙中涌出无数人影,他们张牙舞爪,疯狂地追了过来。

    头顶乌鸦飞来飞去,往他脑袋上使劲扑腾。

    叶晴川跑得鞋掉了都不敢回头捡,这一番狂奔惊心动魄,他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冲撞。

    紧跑慢跑,

    石头绊倒,

    叶晴川一个大跟头摔出去,就滚呀滚的最后撞在了树桩上……

    这一撞,

    倒是将叶晴川给撞醒了。

    ……

    “这、这是什么地方?”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什么中间的祭坛上,身下是冰冷的石头。

    多少年来,这座祭坛已经被鲜血侵染成了暗褐色。

    叶晴川想了想,似乎自己在迈出驱魔阵之后,那时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魔障。

    他就和夏洛蒂一样,是被迷惑了神志之后,自己走过来的。

    “别急,很快就到了你!”

    叶晴川猛地甩过头去,

    他看见……

    夏洛蒂被绑在石柱上,耷拉着脑袋,头发像瀑布一样垂下来。

    红袍少女掌着灯笼,就像伫立在黄泉路上的厉鬼。

    “你要干什么?”叶晴川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踉跄地往后退,“你、你要剥她的皮吗,然后做成灯笼?”

    然而他猜错了,

    这少女竟然在他面前,将自己的皮剥了下来,放在梳妆台上,露出里面一团虚无的红雾。

    然后,

    她坐在梳妆台前,开始为自己画皮。

    专注,

    耐心,

    就像一个为死者复容的殓容师。

    叶晴川向庙外看了一眼,只盼着雪诗诗他们能早点赶过来。

    这时他听少女用神识说,“我已经记不得多少年了,但我还记得自己曾经的样子!”

    “姑娘,其实内在美,才是真的美!”叶晴川强自镇定,拖延时间。

    少女摇摇头,幽幽地说,“这许多年来,我每天不停地画,但画得再美,终究是假的,如镜花水月,自欺欺人!”

    “怎么会呢?”叶晴川颤声说,“你大可不必自卑的,要不你先把皮穿上?我给你拍张照,就你这身材,肯定能选美我跟你讲!”

    少女不说话了,从梳妆台下面取出一个箱子来,箱子里面套着盒子,盒子中是布包,一重重一层层,仿佛包着她最重要的东西。

    叶晴川有些不好的直觉。

    她揭开最后一层锦缎,露出来一颗心。

    一颗人的心脏。

    年头太久,那心依然活色鲜嫩。

    “在我还是人的时候,他们剥了我的皮,拆了我的骨,唯独剩下这颗心,现在有了这神皇魂脉,我就可以真正变成一个人,可以去爱,去感觉,不必再孤独,不必再被他们称之为魔!”

    “……”叶晴川这才明白过来,这女魔头是想要夺夏洛蒂的舎,好继承她的神皇魂脉。

    少女捧着心,轻轻笑着,“现在,那一天到了。”

    “我也知道做韭菜的痛苦,但就算你夺了她的舎,你也是黑户,上面不会认你的,他们管所有不能被控制的东西,称之为魔!”

    叶晴川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其实做魔没什么不好的,魔也是众生啊,最重要的是,摆正自己的位置!”

    少女并不理他,来到夏洛蒂面前,手指长出锋利如刀的指甲。

    眼看夏洛蒂就要被开胸破骨,叶晴川情急道,“不是……你夺舍就夺舍,你挖人家心干嘛呀?这东西还是原装的好……”

    “大人!”

    也就在这时,雪诗诗等人冲进了庙堂。

    叶晴川心里有了底气,往雪诗诗身后躲去。

    大家同仇敌忾,义愤填膺。

    博白跳出来对那女魔头斥责道,“你有什么诉求可以提出来,我们会酌情考虑,但你要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你的问题,千万不要错误的估计形势,要不大家各退一步,何必大动干戈呢?”

    嫣无双冷冷一笑,“跟它废什么话,这畜生若知道这些道理,也就不会害人了!”

    少女却根本没将这些修真者放在眼里,手一挥,一片血雾蔓延过来。

    神庙里突然一阵斗转星移,叶晴川等人周围尽是一片虚空虚无的世界。

    一片黑暗,

    无边无际,

    没有光亮。

    在这片静谧中,忽然从天空中升起一轮光亮。

    而后,乌云慢慢的开始退出天空,一点一点的将浣月呈现出来,揪着人的心。

    那浣月竟也是红色的,泛着血腥气。

    在诡异的红芒笼罩下,天地间变成了地狱血海。

    就连叶晴川也能感受到无尽的戾气,无数只乌鸦迎着血月冲上云霄,全都不见了。

    周围变得沉寂了下来。

    随即,一尊宝相庄严的大佛凭空出现,金光万丈,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同时一阵来自九天的梵唱声幽幽响起,竟有摄人心魄之威力,让人恍如身在佛世灵堂。

    叶晴川真以为见到真佛了,心中震撼不已。

    这时却听博白哼道:“血月灵鸦,障眼法!”

    雪诗诗冷笑不止,“连祖佛都敢冒充!”

    大佛说道,“西天极乐世界,祖佛无垢法驾降临,尔等不得造次!”

    在此等威势之下,一些修为较弱的修士首先支撑不住,双膝一软,手中法宝兵器也丢了,当即跪在地上磕头参拜,嘴里还说着什么‘我等罪孽深重,救祖佛普渡慈航'。

    叶晴川赶紧祭出祖佛舍利,心神尚能保持清明。

    雪诗诗冲众人呵斥道,“你们不要拜它,它是假慈悲,佛本无相,不要被它乱了心神!”

    大佛却说,“吾本无相,为渡世人,化相于此!”

    ,“雷火速,速现真形!”雷光道人更不多话,指决一掐,将一击掌心雷打出去。

    那尊大佛却巍然不动,双手合十,天空中再度响起幽幽的梵唱声,周围更是阴风大作。

    那阵梵唱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隐隐夹着恶鬼哭嚎,像是拥有了洞穿人心的力量,听得人毛骨悚然。

    一些人脸上出现了极度惊恐的神情,忽然又面带笑容,接着痛哭流涕,仿佛喜怒哀乐四种情绪同时在折磨着他们。

    谁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便是连叶晴川也痛苦不堪,只觉得心脏在疯狂地抽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