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这里有魔气 > 第30章 金疮药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少女秀发四散飞舞,身形开始后退。

    骇然地看着他,“你、你是无垢轮转之身?”

    “……西天极乐世界,祖佛无垢法驾降临,玲珑姑娘,你不得造次!”叶晴川就势盘膝而坐,感觉心快要跳出嗓子了。

    “你不是无垢,休要唬我!”少女凌厉地道,这套路她已经玩腻了,岂能被别人唬住?

    叶晴川心念急转,“你可还记得,曾经你答应过我什么?”

    “什、什么?”少女惊恐地睁大眼睛,多少年来,那和尚依然是她灵魂中不可磨灭的阴影。

    “你曾立下誓言,此后再不会枉害生灵,如违此誓,当天打雷劈,湮灭魂散!”

    然后,

    叶晴川用手一指昏在不远处的夏洛蒂,“当年,这位紫凝施主也是这誓言的见证者,今日,你竟背叛誓言,当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不、那和尚早已飞升极乐净土,你还想唬我?”

    少女恼羞成怒,手中幻化出一把骨剑,倏地刺向叶晴川。

    情急之下,叶晴川想起还没来得及学会的九言法印,当下集中念力,十指交叉,握禅于心。

    舌绽春雷,厉喝一声:“临!”

    这一个字吐出,如暮鼓晨钟带着无尽的威严和肃穆,自他法印中凝聚出一簇金光。

    这金光甚是微弱,几如风中残火,但足以点亮古魔幽远的记忆。

    少女被花容失色,疾伸来的骨剑定在叶晴川眼前。

    “我佛慈悲!”叶晴川后背冷汗如注,佛手叹气,“世间一切之法,互相为缘互相起法,缘一法而起万法,缘万法而起一法,重重缘起,而缘起之义无穷,都是有因果报应的。

    当年你饱受世间大苦,蒙难惨死之时,我未能阻止。

    你成魔之时,我未能阻止。

    你残害生灵之时,我亦未能阻止。

    我曾立下大愿度世间一切痛苦,若不能渡你,我岂能成佛?”

    少女怔怔地看着黑衣人,有风吹过,她的衣袂猎猎舞动。

    不会错的。

    当年也有人曾对她说过这番话。

    绝对不会错的!

    莽莽天地间,是谁失落了手中的剑?

    “噗通!”

    少女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虔诚说道,“玲珑自知罪孽深重,求大师渡我!”

    叶晴川心念急转,

    现在冒充无垢神僧或许可以暂时唬住这魔头,但日后怎么办呢?

    他很快又说道,“这具躯体,乃是我衣钵传承之人轮乱之躯?”

    “啊?”少女惊道,“莫非……此人便是逝宫神皇——繇?”

    叶晴川矜持地道,“不错,你要竭心尽力地辅佐师兄,保护师兄,爱护师兄,助师兄实现我的理想,唤醒生灵心中的真善美,扼杀生灵心中的欲望,你能做到吗?”

    “弟子谨遵法旨!”少女朗声应道,心说难怪这人深不可测,竟习得移形换影秘法,原来是浣月皇朝的魔君转世之身。

    叶晴川又说,“待得你师兄传承记忆觉醒之时,他会传你九言法印!”

    “是!”少女忍不住喜形于色,当年繇跟随祖佛修行十年,便悟出了戾天诀,将神界搅得天翻地覆。

    如今自己有幸拜入佛门,谁还稀罕做神皇啊?

    这时叶晴川伸出手指,接住了一片轻轻落下的黑色羽毛,“今日别后,我会为你二人诵经加持,愿你二人早日修成正果,断世间一切法,断世间一切痛苦,太上忘情而无忧无怖!”

    时间在这一刻彷佛停止了它的流逝。

    少女抬头眼眸,只见大片的、轻盈的羽毛飘落下来,仿佛雪花似的,落在这黑衣人的头上、肩上。

    她神情虔诚,默默地伏下身子。

    叶晴川觉得这逼装的差不多了,身体向后一倒,蹬两下腿。

    “哎呀?”

    他又坐起来,摸摸脑门,“发生什么事了?”

    少女这时抬起头来,看着他微微地笑。

    “啊!”叶晴川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别杀我,别杀我,不关我的事……”

    “师兄,师兄!”少女眼波如水,声声唤他,“师兄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听我说,其实你是……”

    片刻后,少女又将刚才的事跟叶晴川讲了一遍,一脸温情崇拜的眼神看着这位师兄。

    “这么说来,我是魔君的轮转之身?”叶晴川故作呆萌。

    “嗯!”少女点点头,“祖佛还说,你会传我九言法印!”

    “可是,我并不记得什么九言法印啊?”叶晴川挠挠头。

    他想得很清楚,你又不可能给她喂冥阴白骨符,只能拿功法慢慢吊着她了。

    “无妨,师兄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将真法传给我,我等得起的!”少女望着他,甜甜地笑。

    你敢相信吗?

    那样一个祸害苍生无数的女魔头,竟然也有如此纯真无邪的一面?

    “师妹?”叶晴川心有余悸地叫了一声。

    “繇师兄,你叫我玲珑就可以了!”少女抢道,握住他动手说,“玲珑会保护师兄,爱护师兄,愿与师兄相濡以沫,生死不弃!”

    叶晴川一时窒住,矜持地点点头,“师妹你真是善解人意啊!”

    玲珑忽然又哀叹一声,“可是方才那一战,我伤在祖佛金身舍利之下,已经元气大伤,便是连我的魔域也被破了,日后遇上强人,恐怕无力保护师兄了,你即是魔君转世,不若我跟你投靠浣月皇朝吧?”

    一听这话,叶晴川吓了一跳。

    他冒充青龙的事还没想好怎么善后呢,如果再冒充魔君的身份去投靠浣月皇朝,他害怕自己会被人活活打死。

    “这个不急,还是等我觉醒了传承记忆再说吧!”

    不料他话音刚落,玲珑就粉脸生煞,再次握住了那把锋利的骨剑。

    不过玲珑的杀气倒不是冲着他。

    叶晴川向她剑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李剑晨正躺在死人堆里,一动不动。

    李剑晨因为身受重伤,一直留在魔域中的那间客栈里,虽然也受到了斗法的波及,但没有那么严重。

    叶晴川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发现这货竟然在装死。

    想来刚才定是他用神识探查两人的谈话,结果被玲珑给发现了。

    “师妹,这种粗活让我来!”

    叶晴川压下玲珑握剑的手,向李剑晨躺尸的地方信步走去。

    李剑晨的手搭在地上,指缝间几缕青草随风晃动。

    叶晴川在他身旁站了会儿,一脚踩在手上。

    李剑晨没动。

    用脚拧了拧,

    李剑晨还是没动。

    哎呀?

    你是丘少云啊?

    意志这么坚挺的吗?

    叶晴川咳嗽两声,蹲下身来,从青光韘中取出一枚冥阴白骨符,悠悠叹气道,“这位兄台伤的很重啊,不过没关系,我这里有独门秘制的金疮药,由澳大利亚最上乘的纯天然原材料提炼而成,运用了纳米技术、克隆技术、低温冷提取技术,每一颗神功丸都富含人体所需的营养元素,保证你吃了它,立刻便能起死回生!”

    “……”李剑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