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这里有魔气 > 第31章 无垠城
    叶晴川捏住李剑晨的下巴,就要将一枚冥阴白骨丸喂到他嘴里。

    “啊!”

    李剑晨终于忍不住了,他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滚出老远,冲叶晴川破口大骂,“好一个歹毒的魔君,想控制我?你还是杀了我吧!”

    叶晴川点点头,将冥阴白骨丸递给玲珑,“师妹,这活还是得你来啊!”

    “是,师兄!”

    李剑晨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美丽少女,再联想她古魔的身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是自己吃呢?还是我喂你吃?”玲珑嫣然一笑,那笑好冷。

    “不劳前辈动手,我、我自己吃!”

    在玲珑的恫吓下,李剑晨含着泪服下了那枚白骨符,然后呆坐在那看着脚下的蚂蚁。

    叶晴川可没空去抚慰他受伤的心灵,赶紧走过去将夏洛蒂扶起来,还好她只是震昏了。

    “师兄,让我杀了她吧!”玲珑一剑指过来。

    叶晴川大骇,“不行,如果我是魔君,她的前世就是我师姐,不能杀!”

    “可是,她曾斩过我一剑,废了我一万年的修为,不杀她一次,我恨难消!”玲珑说得煞有其事。

    叶晴川故作为难,“唉,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师兄代她受你一剑?”

    “那怎么行!”玲珑信手掬起一缕秀发说,“我答应过祖佛,要爱惜师兄,尊重师兄,安慰师兄,保护师兄,与师兄同心建立起美满的……”

    “好了好了!”叶晴川忙打断她道,“那不若就这样算了吧,师兄给你一枚般若舍利,也算补偿你了,好不好?”

    玲珑想了想,开心地点点头,这段前世的恩怨就算过去了。

    没过一会儿,叶晴川将三枚般若舍利都收集起来。

    但光有这东西也没用,想用舍利尽快修成般若魂脉,得有神农教的神器神农鼎来炼化舍利。

    然而,现如今除了下落不明的惊邪剑之外,惊邪剑派的剑鞘就不提了,其他九件神器都在剩下的九大派手中,他们打算集齐10件神器,好重返神界。

    浣月皇朝也在收集神器,他们的目的是等魔君出世,好攻打神界。

    最后叶晴川决定暗中发展出自己的势力,名为‘无垠城’。

    目的是集齐十方神器,把蓝星所有修真门派全部整合吞并。

    到时不管是反攻神界也好,或是永远封闭飞升台也好,主动权都在自己手里。

    李剑晨并不知道这个魔君是冒牌货,他还不解的问了句,“君上,既然您已经轮转归来了,为何不回浣月皇朝呢?再发展一个第三方势力,岂不是多此一举?”

    叶晴川的回答是:“本君的传承记忆还未完全觉醒,此时回归浣月皇朝恐人心不服,其次,本君出世的消息若传出去,这平静了数十亿年的江湖便会烽烟再起,到时恐危害地球人类,以致生灵涂炭,反而得不偿失!”

    听君一席话,李剑晨心之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属下明白了,圣君意思是,我们在暗中搞定十大门派,便可兵不血刃地夺得十件神器,君上英明!”

    是的,叶晴川不但在为魔君的命运作出选择,也为自己的命运做了选择。

    就现在故事背景,像他这种不能被神尊控制的修真者,注定会被贴上‘魔’的标签。

    就算某一天,他可以在蓝星和地球称王称霸,但游戏背后开发商选上他的目的,绝对不止这么简单,而前路早已注定,路的尽头,也许是一片空旷和无尽的荒凉。

    有时,叶晴川真希望自己就是魔君,像他那么执著,拒绝同命运妥协。

    现在自己所伫立的蓝星,还有那一片科技繁华的地球文明,也全来自魔君当年的热爱与理想。

    李剑晨虽然不知道这位“魔君”在对月哀思什么,但他仿佛看到了美好的前程和未来。

    他看开了,

    跟谁混不是混?

    跟上古十大神皇中最强的魔君混,总归是比在惊邪剑派当个城主强多了吧?

    只盼着有一天,自己不用再被人控制,虽然这个夙愿有点扯淡。

    但是做人啊,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玲珑也想开了。

    她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不就是一个‘合法’的身份吗?

    一个不再被人称为‘魔’的身份,一个可以爱恨自由与众生平等的身份。

    说到底,所有人追求的东西,其实都一样,那就是自由和尊严!

    叶晴川仰望着那一轮恒古不变的浣月,在心里轻轻地说:魔君啊,真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并肩作战!

    当你归来之前,你所守护的一切,我来为你守护!

    ……

    由于玲珑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无法凝聚魔域,叶晴川便将她收进了‘乾坤青光韘’之中。

    虽然里面那座府邸只有篮球场大小,远没有她在魔域中那般呼风唤雨,逍遥自在,但好歹也是一处容身之地。

    安顿好玲珑后,在叶晴川和李剑晨的救治下,雪诗诗、嫣无双、博白、秦火、雷光道人和5个散仙级的天府高手也相继醒来。

    “什么?那女魔头还没死?”听李剑晨说古魔逃走了,急得博白跳了起来。

    李剑晨奄奄一息,继续说道,“这魔头不但没死,她还抢走了三枚般若舍利,幸亏青龙尊使为我们护法,否则我们大家真要在劫难逃了!”

    “什么?”雪诗诗也急了,“她还抢走了般若舍利?”

    叶晴川唉声叹气,“不错,这魔头实难对付,不过她已经元气大伤,短时间内难成气候,只是可惜了那三枚舍利!”

    “罢了,此番我等能够逃脱魔域,已是不易,能够保住性命,还要仰仗青龙尊使!”博白对叶晴川拱拱手,唏嘘不已。

    浣月皇朝这边自然是不甘心的,嫣无双看向叶晴川道,“大人,你是我们魔宫的人,还是跟我们回魔宫吧,也好让我和诗诗对娘娘有个交代!”

    叶晴川摇摇头说,“本座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再回去了,你们待我跟娘娘说一声,待圣君出世后,我青龙再为皇朝尽忠!”

    “这……”两人对视一眼,便只好与他作别了。

    “大人,那我呢?”夏洛蒂问,她还在等着这位大人给自己赐印,好重返修真之路。

    李剑晨冷哼道,“逆徒,还不快跟我回宗复命!”

    夏洛蒂面露惧色,往叶晴川身后躲。

    “你且先跟他回去,前事不提,既往不咎!”叶晴川小声安抚道。

    “您让我跟他回去?”夏洛蒂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魂印都被废了,回去等于找死。

    叶晴川不动声色道,“没事,他已经服了我的冥阴白骨符,不会苛待你的,怎么,本座的话都不听了?”

    夏洛蒂虽然不情愿,也只好一步三回头地向李剑晨走去。

    叶晴川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安顿她,毕竟这姐姐有神皇的黄金魂脉,只是现在还未觉醒,只能先扔在惊邪剑派。

    等她什么时候自己觉醒了,到时还不知道这江湖会变成什么样。

    “诸位,后会有期!”叶晴川和众人暂作告别,便一个瞬间移动,消失在了蓝星。

    法国,普罗旺斯。

    午夜,风渐渐大了起来,撩起淡轻柔的窗帘。

    林雪瑶躺在酒店的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她的未婚夫失踪了两天,这边的警察已经在寻找了,不过排除了刑事案件。

    大使馆那边也劝她先不要急,再等等看,一切以这边警察的调查结果为准。

    林雪瑶暂时还没敢将此事告诉叶晴川的母亲,她一个女人在异国他乡,独自承受这些压力,心情太差了,总是有想哭的冲动。

    不知道为什么,夏洛蒂的电话也打不通,让她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林雪瑶从床头柜里翻出一包香烟,打开包装精致的烟盒,排列整齐的香烟赫然眼前。

    她喜欢这种毫无紊乱的整齐,她希望生活如此,按部就班也是波澜起伏的延续下去,可是更多的时候,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生活没有听任谁的意愿整齐的排列。

    终于,她忍不住点燃了一根烟,学着夏洛蒂的样子用力吸了一口,被呛得一阵剧烈地咳嗽。

    随着火花明明暗暗,燃烧,香烟变成了一堆烟灰,只剩下半截烟蒂夹在指间,无声地诉说着内心的伤痕、落寞与孤独。

    这个忧伤无助的女人,她在心灵漂泊找不到归宿的时候,她想去借酒浇愁,但又怕清醒后依旧是愁肠满怀。

    也许香烟才是最好的安慰,只有烟可以毫无保留的窥视她心里的痛。

    有时候,不计代价的去爱一个人,还不如去忠诚一种牌子的香烟。

    她想哭,不知为什么,她忽然好想大哭一场。

    终于在某个疼痛的瞬间,林雪瑶冲进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黯淡憔悴的自己,睫毛颤动间,眼睛已经变得异常的湿润。

    拧开水龙头,一股清泉水柱飞溅而出,她轻轻向自己脸上撩了些水。

    清凉的水打湿林雪瑶的肌肤,使得几缕发丝贴在脸颊上,仿佛也让她平静了一些。

    她抬起头,恍惚之间,却在镜子里看见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古装打扮的女人,穿一件水绿色的衣裳,梳着牡丹头,发髪上的饰品极为华丽。

    “啊?”

    女人长着一张和她一样美丽的脸,可是在那张脸上,却有着同样哀伤的神情,眸子里竟似笼了一层氤氲的水雾。

    林雪瑶眼窝一阵酸涩,泪水扑簌地大颗落了下来。

    她这一哭,镜子里的女人也跟着哭了。

    她抽泣,镜子里的女人也跟着抽泣。

    下一刻,她就对着镜子大哭了起来,哭得那么撕心裂肺。

    哭着哭着,她从睡梦中哭醒,发现在自己还是躺在酒店的床上,只不过……

    在她的身边,叶晴川正沉沉地睡着,仿佛很多天没睡过觉一样,清雅秀气的脸上满是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