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这里有魔气 > 第37章 我真的跳了
    叶晴川很慌!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

    事实上,能跟神农教的掌门搭上线,全是李剑晨在暗中帮他斡旋。

    我有舍利,你有神器,这本来是一桩合作共赢的交易。

    而且凭叶晴川这个冒牌青龙的身份,也绝对有资格和神农教掌门做这笔交易。

    但是现在……

    他忽然有种被人出卖的感觉。

    叶晴川心思急转,听这女子说话的语气,似乎是浣月皇朝的大人物。

    她能以本宫自居,其身份地位至少是在青雪二姬之上的!

    但你得知道,青雪二姬是魔君的小老婆,除了已故的四大圣使之外,真没有哪个男人能压得过她们。

    如果这个女人比青雪二姬还要厉害,那就只能是魔君的大老婆了啊。

    天呐!

    难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浣月圣后,二劫天神姒虞?

    “敢问尊驾,可是浣月皇朝的圣后娘娘?”叶晴川斗胆问道。

    “不错,正是本宫!”女子看着他横眉冷笑,眸光锐利如刀。

    叶晴川被这女子气势所摄,腿一软,差点跌倒。

    完了,

    乃求了啊!

    你冒充青龙在这里和神农教做交易,结果被浣月皇朝的大boss抓个现行,这可不就是被人出卖了吗?

    叶晴川强制镇定,脑子转得飞快。

    是李剑晨出卖了你吗?

    不可能!

    你在李剑晨那里扮演的可是魔君的角色,这个身份是经过玲珑古魔权威认证的。

    李剑晨根本没有胆子出卖你,也没道理这样做。

    那么,是神农教出卖了你?

    叶晴川瞅着对面神尾六合那幸灾乐祸的笑意,心中就是一凉!

    以神尾六合的身份,他虽然不敢把你青龙怎么样,但他真的可以将消息透露给浣月娘娘,让魔宫的人来清理门户。

    毕竟,你私藏了三颗舍利,不管你是真青龙还是假青龙,这个叛宗的罪名是坐实了。

    神尾六合这是想要借刀杀人,不但夺了你的宝,还能要了你的命。

    叶晴川盯着这老狐狸,嘴唇直哆嗦,心说这个老王八蛋,砍脑壳的,太不要脸了。

    恨归恨,

    骂归骂……

    但他不得不承认,跟这些活了成百上千亿年的大佬们打交道,自己确实太嫩了。

    神尾六合把玩着两枚舍利,斜眼看他,“阁下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连浣月皇朝的青龙尊使都敢冒充,这份胆量着实让老朽佩服!”

    “哼!”浣月娘娘冷哼一声,随手将用来交易的水货神农鼎扔在一旁,紧紧地抓着叶青川的手腕说,“你好大的胆子,偷练我魔宫秘术移形换影,潜入书剑江山阁盗取仙器乾坤青光韘,又假借我魔宫先辈之名,勾结古魔抢夺般若舍利,若非神尾老先生知会于本宫,本宫几乎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上,你究竟是何人?”

    这一条条罪名从浣月娘娘口中说出来,岂止是十恶不赦,简直是馨竹难书,听得叶晴川额头直冒冷汗。

    原来我这么坏呀?

    但是叶晴川并不认罪。

    他用力甩开浣月娘娘的手,甩甩袖子,端地是气宇轩昂,“不错,本君并不否认,娘娘刚才说的那些事,皆为本君所为!”

    此话一出,神尾六合的孙女儿真理子忍俊不禁,噗嗤地笑出声来。

    浣月娘娘更是被他气得不怒反笑,“你又想故伎重施,可笑你连本宫都认不出来,竟敢冒充本宫的夫君来了?你当真是不知死字为何!”

    叶晴川心里苦啊!

    事到如今,他只能有枣没枣地打上一竿子,能忽悠一个算一个。

    他硬着头皮说,“本君轮转归来,传承记忆方才觉醒,故而此前未能认出娘娘,实属情有可原,但娘娘连本君都认不出来,就是娘娘你的不对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呐!”神尾六合义愤填膺,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你冒充人家老公,反而怪人家不认识你?

    这人究竟是得多不要脸?

    浣月娘娘气得白皙的玉手微微攥紧,手背凝起青筋,指节泛白。

    “娘娘,此子口出狂言,三番两次折辱娘娘,不若老朽替你了结了此人吧!”

    神尾六合嘿嘿冷笑,他巴不得姒虞当场手刃了这小子,那么按照此前的约定,三枚般若舍利他便可占得其二。

    但姒虞毕竟不是寻常女子,自魔君殁后,这么多年来她独掌乾坤,以娇柔女流之身号令魔宫众高手,以铁骨铮铮之坚忍毅力,化为了撑起浣月皇朝的那根屹立不倒的脊梁。

    如此精明强悍的女子,岂能被神尾六合三言两语所左右?

    此人竟能修成我魔宫秘法,必与我魔宫有莫大的牵连,然当下最要紧的是逼走此人,不能让神尾六合知道太多。

    一念之此,姒虞敛去杀意,看着叶晴川明眸含笑,“你说你是本宫的夫君,这话你自己信吗?”

    “……嗯?”

    叶晴川认真的想了想,越想心中便越是悲凉。

    “别急,你想好了再说!”姒虞话语中有言而不决的耐心。

    叶晴川直视姒虞的眼眸,斩钉截铁,“当然,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是谁,我就是魔君,这是肯定的……………………对吧?”

    姒虞盎然的笑意,刹那间凝结成杀气,手中寒芒一闪,已然祭出一把紫色宝刀。

    叶晴川都快被吓死了,急急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扯呼……”

    “咻!”

    下一刻,

    叶晴川出现在闵江广场的大楼上,心犹自惊魂未定。

    “魔君的老婆当真个个了得,没有一个易与之辈,还好我跑得快!”

    他摸摸胸口,转身叹气。

    “啊!”

    叶晴川神色大骇,身体趔趄,脚步踉跄。

    姒虞一袭红色秀金海棠长裙,于紫金之巅亭亭玉立。

    那水秀裙摆迎风猎猎,衣袂飘飘有如神女下凡!

    她攥紧手中袭月刃,正看着他冷冷地笑呢。

    “你、你怎么会跟过来的?”叶晴川指着她,哆哆嗦嗦地往后退。

    姒虞款款而来,脚下性感的斯图尔特韦兹曼(2000万人民币高跟鞋品牌)亦步亦趋,逼得叶晴川退到了天台的边缘。

    回头向下一看,80层大楼的俯瞰感,让他头脑一阵晕眩。

    “不要逼我,我真的会跳下去的……”

    “跳呀!”

    “我真的跳了?”

    姒虞轻轻一笑,脚步却未停下。

    “啊!”叶晴川大叫一声,闭着眼睛纵身一跃,从万丈高楼自由坠下。

    但他没想到的是,那美丽女子也紧随而来。

    在那狂烈的风中,她的秀发飞舞飘扬,就像凄厉的女鬼,阴魂不散。

    对面一栋办公楼内。

    一个年轻人正在给女朋友打电话,“小丽,我这辈子从来都没骗过人,我昨天真的在加班,我没有骗你啊!”

    突然,两道身影倏地从玻璃窗前闪过。

    年轻人探出头一看,大惊失色,“啊,小丽,有人殉情跳楼啊,我没骗你啊……”

    在极速下坠中,叶晴川心念一动,从半空中瞬间消失。

    间隔几秒后,那女子也消失了。

    年轻人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小丽啊,那俩人凭空消失了,被外星人抓走了,我真的没有骗你啊,他们真的消失了……”

    此刻,闵江广场的大厦天台上,叶晴川整理着风中凌乱的头发。

    “我就不信了,你肯定猜不到我又回来了吧?”

    然而他话音一落,转身就傻眼了。

    姒虞依旧站在他身后,悠悠地看着他,“跳呀?怎么不接着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