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这里有魔气 > 第11章 闪电的幸福
    在懵懂的花季中,每一个少女心里都有一位白马王子。

    而叶晴川几乎满足了所有女孩子对王子的幻想,

    被温和、善良、礼貌、成绩优异、清雅秀气这样的词语包裹起来的少年,无论他是寂寂地站在空旷的看台上发呆,还是带着耳机跑过被落日涂满悲伤色调的操场跑道,他的周围永远都有无数的目光朝他潮水般蔓延而去。

    这样一个完美的男生,难道不是所有女孩子的磁场吗?

    不,

    这还不够!

    林雪瑶可是第一高中的校花,爷爷又是退休高干,从小就在无数人的阿谀奉承中长大。

    那些富二代和高官子弟们,她都不大能看得上眼,曹磊也只是众多追求者之一。

    像叶晴川这样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优秀男生,也仅仅只是优秀罢了,还不足以打动女神的芳心。

    校园就像头顶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也分隔着每个人生活和学习的圈子。

    在叶晴川升入高一的一整个学期,两人之间唯一有过一次交集:那时叶晴川从图书馆出来,怀里抱着一大堆哲学书籍而腾不开手开门,林雪瑶帮他打开了门。

    两人相视一笑,仅此而已。

    直到林雪瑶高三那年,学校举办了第十六届艺术节五四文学大奖赛。

    在所有学生的参赛作品中,有一篇名为《青空的断手台》的诗歌引起轩然大波,在文学领域也获得了很高的评价,被一致认为是朦胧诗派的优秀作品。

    当时这片作品被女生们疯狂安利,林雪瑶也受到了波及,那首诗歌带给她极大的震撼——

    题:青空的断手台

    青色的天空,我看见最后一次日出涅槃后的钟声,

    我的灵魂流放人间,从蛮夷到满目沧桑,那不在梦想的忧伤,

    蔓珠华沙赐我的恶魔的温柔,送我一个不真实的幻想,

    我追寻她模糊的身影所到达的彼岸远方,就算再清晰也是幻象,

    青色的天空,我让妖娆的七朵恶之花在身上驻足,

    背负满身的罪恶,割破囚禁的牢笼,肆意疯狂,

    谁能挣脱这完美桎梏,奏出践踏一切的华丽乐章,

    青色的天空,忧伤的气息漂浮着黑色的亡灵,

    屹立在海浪上的人蛹,等待着破茧的契机,

    我无依无靠,

    或许已经死亡,

    是否还在等待着那个远方,

    青色的天空,夹杂着沐浴着黑暗之火,将一柄长剑树立,

    闪耀着繁星一样的剑光,斩断我通往天堂的左手,

    梦里相互厮杀,得到永恒的伤疤,

    断了的左手,承受不起所谓世俗,嘶叫却像死一样安静,

    青色的天空,带着死神赐予我的悲伤与解脱,沉睡在深沉的黑色迷雾之中,

    一切开始与结束之后,

    生与死重叠,

    终点与起点重叠,

    一切终究涅灭,如镜像倒影,一同走向地狱般的天堂,

    枯萎的蔷薇,依然坚守着它黑色的信仰,

    深邃的夜,依旧无情地吞没我疲惫的身影,

    悲伤如此华丽,

    孤独如此忘情,

    久经流浪的灵魂,明明已经疲惫不堪,伤害和痛楚却依旧不依不饶,

    青色的天空,是否只是一个令人痛苦的轮回!

    诗歌在内容、意象上的哥特性更为突出,修辞华丽唯美,文本散发着一种超脱现实的独自绝望的情绪,沁人心脾的孤傲气息像是闪着煜煜金光的束束麦芒,每一次阅读都会刺痛她干涸已久的瞳孔。

    她不止一次好奇,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东西?

    后来,这首诗歌获得了‘第十六届艺术节五四文学大奖赛特别奖’。

    而这首诗歌的作者,赫然正是哲学博士叶果的独生爱子——叶晴川!

    就是从那时起,林雪瑶开始关注这个学弟。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林雪瑶和叶晴川在图书馆不期而遇了。

    当时林雪瑶和几个女同学在一起,她一抬眼,就看见了坐在窗口叶晴川。

    大家纷纷向他打招呼,叶晴川一一回应。

    林雪瑶几乎是被同伴推到了叶晴川面前,她主动点头示意,两人对视的刹那,这位学弟赶忙低下头,整理手中的书籍。

    林雪瑶能看出他有点慌。

    忽然在那一刻,林雪瑶觉得这男生真的很可爱,还特别容易害羞。

    那天,同伴们特意给两人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图书馆的人并不多,两人的话题信马由缰,从各自的经历到兴趣爱好,从衣食琐碎到圈中趣谈……滔滔不绝,兴致盎然,娓娓道来,开怀大笑。

    叶晴川思维流畅,天马行空,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智慧和成熟,一些感悟时常让林雪瑶有种荡涤心灵的感觉。

    她从来没有这么愉快地跟一个人聊过天。

    当她问到创作那首诗歌的心路历程时,叶晴川是这样向她解释的,“我妈说,高深的文学是一门艺术,是人类只能去感悟而不能理解的意象,其中就以‘痛苦文学’最为弥足珍贵。

    而触及这一类领域的人,往往都是悲观的。

    他们通常得不到世人的理解,

    如尼采,

    如梵高,

    但也正是因为那深邃到骨子里的悲观,才迫使他们去思考痛苦的根源,从而抵达圆融之境。”

    林雪瑶不由得肃然起敬,“所以,你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叶晴川的回答是肯定的,“‘痛苦’的人是孤独的,但孤独是为了孤独背后的解脱,即使在一片孤寂中,他们也能活成一道闪电,光芒如此耀眼,以至于穿越了整片夜空,而后人借着他们发出的光,竟然看到了永恒,但愿我有这样的天赋吧!”

    那次谈话让林雪瑶印象深刻,她觉得自己对这个男生特别有好感,第一次有了谈恋爱的想法。

    再后来,叶晴川主动向她表白了,“学姐,你知道吗?我不是一个外向的人,我一直生活在一个有诗和远方的地方,那是我一个人的世界,我一直在那无忧无虑地生活,没有任何牵挂,可是自从看到你以后,我就感受到了心里的震颤,那种震颤以前从来没发生过,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在一瞬间你就占据了我的身体,你让我莫名的慌张,我必须拉上你的手才能让生命重新获得意义,从此诗和远方都不再属于我一个人,而是属于你和我,有了你,我才能重新拥有全部世界,做我女朋友吧,我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女孩子……”

    当叶晴川说出这深情的告白时,他拥有这世界上最炽烈的情感和最沉醉的目光。

    林雪瑶几乎在那样的目光中被柔化了。

    那天,林雪瑶没有答应下来,因为曹磊一直缠着她,加上父母的肯定,让她犹豫不决。

    最后,她决定征求另外一个人的意见:夏洛蒂!

    从小到大,不管遇到任何事情,她都不会自己去拿主意,而是习惯性地依赖于夏洛蒂。

    这天夜里,窗外刮起了寒风。

    两个女人躺在一场床上,在这静谧中,仿佛还有一种无声悸动。

    “我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吧,如果这样能让你感觉自在一些!”

    “我们都一起睡十几年了,真要不自在的话,也不差这一天!”

    “你干嘛要背对着我呀,陪我说说话不好吗?”

    “你说吧!”

    “姐姐,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男孩子?”

    “没有!”

    “难道你一辈子都不嫁人了吗?”

    “我怕我嫁人了,晚上就没人抱着你睡了,你会做噩梦的,小傻瓜!”

    “嘻嘻嘻,那可不一定,想抱着我睡的人多着呢,我前天带你见的那个男生……你觉得怎么样?”

    “哪个男生?”

    “就是叶晴川啊,你还说他看着挺干净的,姐姐,你知道吗?叶晴川今天跟我表白了!”

    “哦,是么,你喜欢他吗?”

    “跟他在一起会让我感觉很惬意,但是,我爸妈都喜欢曹磊,

    你说,我该选谁呀?”

    “既然喜欢叶晴川,那就试试吧,我看得出来,这个男生是个靠谱的人,他的眼睛很干净,又有才华,要是哪天欺负了你,不是还有我吗?看到时我怎么收拾他!”

    “可是,我跟曹磊才是门当户对呀,叶晴川家里又没有公司,我怕我爸妈不同意!”

    “你管他们做什么?幸福是你自己的,去爱自己喜欢的人,将来才不会后悔啊!”

    “好呀,那我听你的!”

    对,就如你知道的那样,文艺青年击败了纨绔的富二代,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

    再后来,林雪瑶大学毕业的一年后,叶晴川也毕业了。

    他凭借出众的才华,最终打动了林雪瑶父母。

    双方家长都很满意这桩婚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然后两人顺理成章地订了婚,夏洛蒂出钱买了一套大别墅,作为两人的婚房。

    就这样,三人过起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虽然没有夏洛蒂什么事,不过能当这个电灯泡她还蛮开心的。

    你能想象吗?

    两个时空不同的人生,同一件事却出现了极端化的结局。

    这悲喜结局的两个人生,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也不为过吧?

    医院里,

    林雪瑶叙说两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时,从他们各自的经历到兴趣爱好,从日常琐碎到点点滴滴……滔滔不绝,娓娓道来。

    这个女孩子的眼神中会浮现出对幸福的憧憬。

    似乎只要叶晴川一出院,两人就可以去领到结婚证了,

    第一年生孩子,

    第二年生二胎,

    第三年那啥那啥了,

    从此幸福生活万万年……

    叶晴川已经被这不断反转的惊喜折磨得奄奄一息。

    同时,他也感激着过去的自己。

    如果没有那个优秀的自己,恐怕林雪瑶永远都不会青睐他这样一个屌丝。

    听林雪瑶说完这些事,叶晴川将她抱得更紧了,开心地笑了起来。

    过往岁月里所有的辛酸苦楚,仿佛全都洇灭了。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修炼神功,纵横江湖。

    我有一款游戏,

    模拟过去,改变未来。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全部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