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容筝这样说,傅少弦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这女人的心情就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既然如此,你放我们走!”

容筝双手抱膝坐在地上,这一次她输得一败涂地,原本她可以将他们一举歼灭,可到了最后一刻她还是仁慈了。

“就算我放你走,你觉得夏云熙能这样出去么,她身体太过虚弱……”

傅少弦眯起眼,“我的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我再说一次,放我们走!”

“呵,傅少弦你竟然拿命威胁我,你明明知道我爱你如命,哪里舍得让你死呢,你这么逼我,我还能不答应吗?”话说到这儿,容筝又打了一个电话,“护送傅少和夏小姐安全离开。”

挂了电话,容筝泪流满面,所有的一切都有了一个结果,她也该死心了。

“傅少弦,不要忘了我,哪怕恨我都行,就是不要忘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情绪是复杂的,三分害怕,三分期待,还夹杂着其他的情绪全显现在脸上。

她对傅少弦的这份爱真是到了骨子里。

男人伟岸的身躯微微顿了下,末了,他小心翼翼的抱起石板上的女人往外走,全程都没有看容筝一眼。

傅少弦刚带着夏云熙离开,总统夫人和容齐便被容筝的人送到了。

她狼狈的坐在地上,目光空洞无光,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

“天哪,阿筝,阿筝。”总统夫人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心都碎了,她弯身,两手捧着容筝木讷的脸轻轻拍打着,“阿筝,我是母亲啊,我来了,我来了。”

总统夫人心疼的把她抱进怀里,“别怕阿筝,有母亲在呢,母亲会为你解决一切的。”

“你告诉母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容齐则是问了这里的人一些情况,大概也了解到是怎么回事。

他无奈的叹息,阿筝这次做得太过分了,也不知道云熙有没有事。

无论总统夫人怎么安抚容筝,她都像是掉了魂一样,默默的坐在那里仿佛雕塑一般。

总统夫人被这样的容筝吓坏了,她求助儿子,“容齐,你快来看看你妹妹,这是怎么了?”

容齐回过神,他看了眼呆若木鸡的容筝,凑在总统夫人耳旁低语了几句。

总统夫人似乎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次来M国的目的!

但是一看到容筝,她内心又纠结了起来。

两个都是她的女儿,她无论站在哪一边都是错。

唯一的办法就是公布真相,或许他们姐妹知道彼此的身份能一笑泯恩仇呢?

总统夫人握住容筝的手,“阿筝,母亲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和你说,你别这样,嗯?”

容筝依然没有任何反应,那双原本漂亮的双眸瞪得大大的,她的手始终放在膝盖,那样子当真吓人。

“阿筝。”容齐忍不住开口,“你别这个样子好吗,哥哥早就告诉过你,人在世上不光是为爱情所生,你和傅少弦本就不合适,哥哥倒是觉得你们分开了对你是好事。”

容筝突然冷笑,她陌生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好事?你们确定不是来笑话我的?”

总统夫人和容齐担忧的相互看了眼,两人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丫头病得不轻,云熙的身份现在和她说不太合适。

最新小说: 此人根基深厚 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实 开挂闯异界 龙脉符文师 极品全能神医 特工难追:韩少请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