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了餐后,顾峰的手放在桌子上,不安的握住又松开。

    其实他来之前心里准备了许多的话,可是这会人就在他跟前,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好一会,他找了别的话题说着:

    “之前听李强说这儿西餐比较正宗,环境也好,他就带女朋友来过,给我推荐了这个地方。”

    顾峰一语双关,试探周长芬的态度。

    周长芬只是微微垂头,借着喝果汁的动作遮盖此时的脸红。

    过了会,服务生将菜品端了上来。

    顾峰这时候突然想到,周长芬是农村出来的姑娘,怕她之前没有吃过西餐,不知道怎么吃,到时候让她尴尬多不好。

    他心里后悔干嘛带她来西餐,正想着坐过去她身边,帮她切开的时候,便看到长芬动作优雅的切着牛排。

    顾峰看着有些晃神,脑中早已经没办法把她跟之前在老家时候的模样连在一起了。

    这个姑娘身上有一股劲儿,不言不语,却在默默的提升自己。

    顾峰眉峰舒展,笑着说道:

    “尝尝味道怎么样,如果喜欢,以后咱们常过来。”

    周长芬切牛排的动作顿了顿,之后又继续切了,她没有拒绝,在顾峰眼里就是好事。

    顾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索性开始说他自己的个人情况。

    “我是家里的独子,我爸是药监局的,我妈在省卫生部门上班,我在队里比其他的人津贴高点,一个月有三百块的固定数,另外还有奖励,奖励比津贴高......”说到这个的时候,顾峰还挺骄傲,之后又继续道:

    “这次我可能要提干了,我算了,每个月大概会加多一百块钱,再加上奖金,足够在这里养活起一个家了,我这些年的钱我爸妈让我自己放着,都存着呢,存折我没随身携带,等明天我给你送去,你想买什么就随便买。你想在这边买个小院子也好,或者我跟上面申请,你随我住家属院,离咱哥咱嫂子近点。”

    周长芬吃牛排的动作顿住了,错愕的看着顾峰。

    开始说的还挺正常,到后面,她越听越迷糊了。

    顾峰既然开了话匣子,就硬着头皮一口气说完。

    “我的工作你也知道,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且有时候一出去大半年,还没办法跟家人联系,不能然你知道我们去了哪儿。不过你放心,只要我回来,在你身边的时候,一定会拼命对你好补偿你的。”

    顾峰这样直白的话,周长芬听懂了。

    他在求婚。

    周长芬头一次听说这样求婚的,没有询问,没有征求,而是噼里啪啦的说了他自己的情况,就结束了。

    周长芬这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要娶我?”周长芬看着他,第一次正视没有回避。

    “是。”

    “为什么?”周长芬看着他的眼睛,想知道他的想法。

    顾峰被周长芬问的愣了愣,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现在也三十一的人了,年少的时候也曾有过一段感情,这么多年过去,那些解不开的疙瘩,也都慢慢的淡了。

    在长芬问为什么的时候,顾峰其实想说心里挺喜欢她的,想跟她过日子,觉得舒服。

    可是又觉得他都这个年纪了,说出来有些难为情。

    于是。

    “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是经过专门训练的,那些东西对我没太大用,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这件事要是跟老大说了,老大非得活剥了我不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

    “所以,你为了这个事情娶我?”周长冬神色如常,只是放在膝头的手却握紧了。

    顾峰其实想表达,他是喜欢周长芬的,不然,不会被干扰。

    比那些更强烈的药他都经历过,那点药他丝毫不放在眼里。

    之所以后来失控,是因为面对的是周长芬。

    可是铁憨憨属性的顾峰,完全没有受到周长冬腹黑套路的熏然,好好的一场约会,让周长芬心里的隔阂再次加深。。

    (这个铁憨憨,还得微微出手帮忙才能搞定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