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迷径 > 第二卷 白狼古国 第二十四章 苯教的秘密
    众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边闲聊边吃肉喝酒,最后都心满意足的躺在海子边晒太阳,好好的睡了一觉。

    等醒来时,也是落霞满天之时,夕阳映照重峦,霞光倾斜万山,夕阳照在雪山之上,金黄一片,呈现出一派日照金山的壮观景象。

    夜幕降临,我们在海子边燃烧了一团篝火,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天休闲。

    我和周二毛商量,现在粮食已经没了,这海子边是处好地方,不如在这里多停留一天,准备上足够的食物后再进山,周二毛拍着胸脯说,这个事情包在他身上。

    周二毛问道“你说你伯父他们为啥子住在这个大山里面来了呢?”

    我道“我伯父曾今说过,从长留山石壁之后穿出来,就可以直接到达康区的一个海子,不过他倒没有具体讲是哪个地方的海子,不晓得是不是他们后来就在那片海子附近住下了呢?没准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那片海子呢?”

    周二毛道“那最好,免得再从那要命的峡谷再走一遭,我们从那边海子直接回长留山不就好了吗?”

    我道“你忘了我伯父说的那个诅咒了?”

    周二毛一愣,道“你看我,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周二毛继续道“二娃,你伯父和林夏他们到底是咋个回事了哦?中了啥子诅咒嘛?你伯父以前的事情我也没见过,但是林夏我们是晓得的。

    林夏这妹娃以前就算野点,胆子大点,但是肯定是没得啥子功夫的啊,咋个从那石壁之后穿出来后,真真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呢?那家伙,贴在石壁上,像个壁虎一样,和我们交手,三个大男人几下就被她给收拾了。真是不敢想象。”

    我叹了口气道“鬼晓得出了啥子状况,一个妹娃,也不晓得她在搞些啥子怪,她咋能撇下了我们就干出这种事情来呢?”

    周二毛见我有些伤感,忙转开话题,道“这高原上的天气,真的是说变就变哈,前两天又是大雨,又是大风,今天这天气又好得出奇,天上都是星星,远处。。。。。。”

    正说话的周二毛突然停顿了下来,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二娃。。。。远处,远处咋有灯光呢?”

    我正在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听着周二毛这么一说,也是觉得奇怪,从大石头上爬起来一看,只见在我们的对面,竟然真的有一点微弱的灯光在黑暗之中摇曳。

    我道“会不会是那天那些藏民?”

    周二毛道“有可能,那天那个牧民不是说这峡谷里面还是会有采药的人进来吗。”

    我道“那我们还是应该过去感谢下人家,别人当初也是一片好心。”

    周二毛最喜欢闹热,当即表示这事是必须的,还说想去看看对面的人有没有草烟啥子的,这几天烟草都被水冲走了,嘴里吃啥子都没得味道得。

    反正这海子中间也没得啥子人得,只是为了防止野兽来捣乱,我们便留下了陈玉田和伤病初愈的李龙二人看守篝火和装备,其余人都骑上马去和那些藏民见面。

    这海子周围的草原还是比较大,我们骑马骑了很久还是看到火光在远处。

    周二毛摇着手电,朝着那堆火光,扯着嗓子连着喊了几声“宫珠得勒(晚上好)!”

    这话是周二毛找锅庄的老板娘学来的几句藏语之一,最近周二毛时不时就要说几遍来玩。

    周二毛纳闷道‘怪了,对面的人咋不理我们呢?’

    我也觉得奇怪,藏民淳朴好客,不可能不理我啊。

    又骑了许久,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湖面之上,湖面上泛起一阵薄薄的青雾,让远处的火光更加朦胧了。

    再走了一段路,我奇怪这火光怎么还在前面呢,我拉住马头,道“不要再走了二毛,有点不对头。”

    这时二毛其实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停下来道“二娃,有点诡异哦。这他妈要是人,早就该回个话了,不会是鬼火吧?”

    我打断周二毛的话道“还没搞清楚事情,先不要乱猜。”

    这时马柏道“二娃,火光是不是在湖里面哦?”

    我这才恍然大悟,是说绕着草原走,老是见火光在前面,原来河上有雾,我们便一直在绕着火光在走。

    但是湖里怎么会有火光呢?

    难道真是鬼火不成?

    我背上一阵发凉,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火光竟然摇曳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了。

    我调转马头,道“等明天天亮了,我们再过来看看。”

    第二日一大早,周二毛和李龙便去林中打猎,我心中一直惦记着昨晚的那神秘的鬼火,便带上马柏等人沿着湖寻找。

    果不其然,在走到昨天那个地方的时候,湖心之中出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上面还有座不知道什么年代建的小庙。早就已经破旧不堪了,我拿出望远镜看过去,只见小庙前还树立着一根旗杆,不过旗杆上已经光秃秃的,不见藏地随处可见的风马旗之物,小庙一边的墙已经坍塌,露出里面的木头出来。

    我忽然想起了来时在路上碰到的藏族牧民说起的那个传说来,峡谷后的海子中那座被封印的罗刹城堡,格萨尔王和战神威尔玛所擒的那个叫朗特卡日的妖怪,让这魔鬼的魂魄既不能上天,也不能入地。

    难道这个小庙就是当年格萨尔王用来镇压朗特卡日的地方不成?

    但是这岛屿位于湖心,我们没有船,根本过去不,我想着要不扎一个木筏子,过去看看情况。

    说干就干,扎木筏子对于我们这些在武陵山的河边长大的人,倒也不是啥子难事,我们砍了些圆木,就地在树林里又扯了许多藤条,不到半日,一个简易的木筏便扎好了。

    等我们扎好木筏,打猎的周二毛和李龙已经回来了,还真打到不少野味。

    我将事情给周二毛说了说,周二毛死活都不愿意下午再去打猎了,要和我们一起上岛去。

    我拗不过周二毛,只好答应他一同前往,而把陈玉田留下,协助李龙去打猎。

    我们五人便划着木筏,向湖中的小岛驶去。

    这小岛东高西低,小庙便位于这个西边的平坦之处。

    我们登上岸后,见岛上也是零零碎碎的鹅卵石杂乱堆放着,中间的小庙孤零零的立在岛上,连院子都没有一个。

    小庙的侧面有一个煨桑台,焚香煨桑是藏民普遍应用的一种祭祀方式, 但它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很古的时期,

    “煨桑”其本意是清洗、消除、驱除等净化之意。

    主要就是用焚烧的方式将柏枝、松枝、艾蒿、石楠、冬青子、杜松、杜鹃花枝烧出烟, 以烟的形式祭祀神灵。

    我们走进小庙,只见这里既没有佛像,也没有经幡。正对面连墙都省了,直接便是利用一块石壁作为墙。

    石壁上隐隐刻着不少壁画,我们用枯树枝将石壁清理干净,我想的还是那个被封印的罗刹城堡,却不料仔细一看,却是一副像是祭祀一样的场景。

    周二毛道“这是在拜神还是准备宴会呢?”

    只见整个画面分上下两组。上组右侧最高处为一马,马的左下方为一牦牛。

    右边刻着两个人, 一个人穿着长袍分腿站立, 右手叉腰,左手拿着一根长矛,背上还背着什么东西。

    另外一人骑于羊上,右手叉腰,左手持一长矛。稍下从左到右刻着残月、太阳及男女两性生殖器。

    下面一组刻着人和罐, 右为有一条大鱼,首尾相连呈圆形,腹内还孕有10条小鱼。

    大鱼左下方是几个鸟头人身的人正在舞蹈,周围又刻有三条小鱼。

    舞蹈的人左下方是一排横列着的陶罐。

    罐右侧是两人骑于羊上,双肩张开,手持树枝、羽毛, 中间一人头戴大圆帽,骑在一面鼓的上面,好像正在飞行一般。

    最下面的几排全是羊头,估计是祭品。

    我道“这应该是在祭祀,只是这种祭祀比较奇怪,藏人是全民信奉佛教的,很少听说用牲畜来祭祀的。”

    我猛然想起那日在和衮曲旦增堪布讨论星象学时,衮曲旦增堪布提到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西藏的原始自然宗教-苯教,该教崇拜天、地、山、水等自然物质和自然现象,认为万物有灵,而且盛行大肆宰杀牲畜来祭祀。

    我喃喃道“难道这是苯教的地盘?”

    周二毛道“啥子苯教?没听说过啊。”

    我道“我也是听衮曲旦增上师说过当年的佛苯之争。据说从前是象雄王朝时期的大智者敦巴喜饶创造了苯教,此后苯教便因象雄王朝和雅砻王朝的先后兴起,传播到了藏区各个部落,为广大藏人所信仰。

    直到汉地到了唐代之时,佛教由天竺传入藏地,双方在藏地进行了多次教派的争论和斗争,最后的是藏王赤松德赞亲自主持和举行了一场在藏区最著名的佛苯大辩论。

    也就是这次,佛教一派在辩论大会上彻底击败了苯教一派。

    最后,藏王赤松德赞裁定佛胜苯败。

    佛苯大辩论后,苯教遭到了禁止,这使得苯教遭受了史无前例的沉重打击。

    但是苯教并没有因此而善罢甘休,大约在中原王朝到了五代时期,吐蕃王朝最后一个赞普朗达玛在其兄弟死后(说是苯教大臣所害)继位。

    他在苯教徒大权臣卫达纳坚等人的参与下,大举灭佛,拆毁寺庙,火烧佛经,迫害僧侣,行为非常过激,给西藏社会造成了极度的恐慌和巨大的动荡。

    最后,被忍无可忍的佛教徒所害,接下来,藏区大乱,军队暴动,吐蕃王朝也就此土崩瓦解。”

    周二毛似懂非懂的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后来苯教估计就彻底完了嘛。”

    我摇头道“苯教自此是完全受挫,只好转入了地下,直到后来,苯教开始又吸取了佛教的教义,慢慢又重新走了出来,不过和原来最初的苯教已经大相径庭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站的的这个庙子,是最早的苯教的一处秘密地址不成?”周二毛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