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开局女魔头负了我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圣盗:你们是什么关系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圣盗:你们是什么关系

        高空大道力量奔腾。

        四方道意涌动,力量震天动地。

        山河破碎,空间扭曲。

        有强者在爆发生死之战。

        难分难解。

        一时半会更分不出胜负。

        而天音宗上空,仙路开启,七彩霞光照耀天地。

        不知情的人,只会觉得有人正在为大气运者成仙而战。

        望仙台的老烟客就是这样。

        对于大气运者成仙,他没有任何靠近的想法。

        远远围观就是。

        一开始他还觉得这些人打的有些小气。

        后来突然停下了,不知道是为什么。

        但是马上他就觉得奇怪了。

        「怎么打的这么狠?」

        老烟客一脸错愕。

        他吸了一口烟,不解的开口:

        「刚刚不是这样的,而且打的这么狠做什么?

        「要阻止天道筑基成仙,赶紧阻止啊。

        「再不阻止不就成功了?

        「哎哟,怎么还越打越远了?

        「这是被明月宗的人逼迫远去吗?

        「害怕威势太大,影响到天道筑基成仙?」

        越看老烟客越觉得奇怪。

        不过他也乐的如此,毕竟这样才有意思。

        「这力度,波及真大啊,脑子都要打出来了吧?」

        「一个大气运而已,别说得到一些没什么用,哪怕全部得到也不见得能更进一步。」

        「何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跟争夺成道似的。」

        摇摇头,老烟客觉得自己老了,跟这些年轻人不同。

        没有什么追求。

        不过还是把今天看到的记下,下次等有人问,自己也能说个一二。

        让那些小辈明白,自己见惯了大风大雨。

        这般想着老烟客抽了一口烟,继续当一个看客。

        ——

        天音宗。

        江浩所在的院子中。

        此时外面的力量波动,干涉不到这里。

        相比起来,这里才是最宁静的地方。

        成仙路也好,大道争锋也罢。

        都不是里面的人看重的。

        三个人,两个锁天。

        机缘通常落不到他们头上,还有一个已经不再需要这样的机缘了。

        红雨叶到来时,江浩没有任何惊讶。

        只是自觉的倒了茶。

        而听到声音的圣盗颇为惊讶。

        抬头望去时,整个人怔了下,随后起身行了见面礼:「没想到能再见前辈。」

        闻言,江浩颇为意外。

        再见?

        前辈?

        他知道红雨叶来历不凡,可从未想过会是圣盗这样人的前辈。

        如此看来,红雨叶在人皇时代也出现了。

        就是不知道那时候的她在万族中是何种立场。

        如同现在这般,不与外界过多接触?

        红雨叶坐在江浩身边,端起茶杯自顾着喝茶。

        根本没有理会眼前之人。

        圣盗也不在意,跟着坐下,只是看着前方两人时,有些意外。

        这两个人坐的很近。

        似乎他们是一方,自己是一方。…。。

        「前辈是站在他的立场上?」圣盗突然问道。

        红雨叶放下茶杯,沉默些许道:

        「不行吗?」

        「没有。」圣盗摇头,旋即

        道:「就是有些意外,从来都有自己立场的前辈,居然会与人站在一起。

        「人皇时代,前辈如同一位过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似乎不属于那个时代。

        「而今居然与人站在一起,正融入这个时代。」

        江浩听着有些奇怪。

        心中有一些想法,但没有多想。

        「你要封印天音宗?」红雨叶并未在意对方说的话,而是直接问道。

        「是有这个想法,不过需要您身边这位点头。」圣盗开口说道。

        闻言,红雨叶看向江浩。

        江浩明白对方眼中的意思,便提醒圣盗:

        「前辈,我身边这位是天音宗掌教。

        「所以封印与否,得问问她。

        「晚辈做不了主。」

        等江浩说完,红雨叶才看向圣盗。

        闻言,圣盗愣了下。

        此时江浩继续道:「所以前辈说不用管天音宗的人意见,晚辈觉得不太行。」

        「行吗?」红雨叶望着圣盗。

        闻言,一直保持着淡然的圣盗,尴尬的笑了两声道:

        「确实是在下刚刚冒犯了,有些自以为是了。

        「本意只是为了增加交易的成功率。

        「并无其他想法。」

        红雨叶呵呵一笑,没有理会对方,继续喝茶。

        见此,圣盗都有些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似乎这个问题她管,其他的她就不管了。

        问她边上的人就行。

        怎么回事?圣盗心中惊诧。

        这不像那位前辈啊。

        不过岁月是会改变一个人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自己来此的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对方不管,那就更好了。

        「如果天音宗不行的话,那完全可以换一个地方。」圣盗看着江浩,笑着道:

        「你想去什么地方?只要离这里不是很远,应该都能做到。」

        听着对方的话,江浩颇为为难。

        要知道,自己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要养花。

        同样背靠红雨叶,能安全许多。

        当然,有封印在,也会安全。

        但是

        江浩看向身边人犹豫许久,对着圣盗摇头道:

        「晚辈无法离开天音宗。」

        「那确实颇为麻烦。」圣盗有些可惜:

        「这里是前辈的道场,封印起来不适合。

        「既然如此,那能换一个交易吗?」

        江浩诧异:「是什么?」

        他本以为这个交易不行,对方要么想办法说服红雨叶,要么就是用强。

        圣盗为了完成大理想,可不会真的看某位强者的脸色。

        只要有办法,就会去达成。

        说是不择手段也不过份,毕竟在大理想面前,牺牲一些人合情合理。

        「我无法出去,圣盗成员却需要一个指引。」圣盗望着江浩真诚道:…。。

        「我想让你帮我接管圣盗,直到我出来。

        「期间你要利用他们做什么都可以,但需要做一件事。

        「传下锁天之力。」

        「锁天之力?」江浩有些意外。

        「你应该知道,圣盗是能够盗取他人天赋的。

        「不仅仅是我,还有跟追随我的人。

        「他们学有另类锁天,但想要学成需要锁天之力。

        「这样的力量他们可以布下相应阵法,于天地中索取

        。

        「索然最后得到的远不如锁天,却可以干涉很多事。

        「但若有锁天之力,那么他们的进度会快很多。」圣盗望着江浩道:

        「你不用做什么,只要给予一些力量就行。

        「他们可以为你做很多事。

        「如何?」

        江浩不曾犹豫,摇头道:「这涉及太大了,晚辈承受不住。」

        这等于与整个圣盗绑在一起,如果圣盗不出,他就是圣盗。

        而圣盗成员做的事,最后都要落到他头上。

        天地的排斥将愈发严重。

        他会锁天,却从未想过用锁天改变世界。

        只是把锁天当做一种厉害的术法而已。

        当初上官家他都避之不及,圣盗就更不敢接触了。

        他们精神不正常。

        万一认准了自己。

        后果难以预料。

        小漓他们已经够麻烦了,多了一个有大理想大抱负的圣盗。

        想都不敢想。

        就如同自己只是想当一个平民,而这群人却想让你黄袍加身。

        何其可怕。

        到时候自己跟他们不是一条心,他们却忠心耿耿,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这样的苦自己不想承受。

        圣盗看着眼前之人道:「你有需要什么吗?」

        江浩思索了下道:「大概是需要安稳吧。」

        「安稳?」圣盗颇有些不解。

        「是啊,晚辈修为孱弱,修行时日尚短,最需要的就是安稳的时间。

        「尤其是大世之下,更需要安稳。」江浩如实说道。

        圣盗看着江浩许久道:

        「我以为你与人皇像,现在看来你与边上这位前辈才像。

        「但是你会的东西真的能安稳吗?

        「你身具特殊气运,拥有天刀,更会锁天,不仅如此还开辟仙路,古今第一。

        「天地既想排斥你,又想眷顾你。

        「有时候不是你想与世隔绝就行,而是万族是否同意。

        「尤其是你与血池那位强者相识,更让你卷入大世之中。

        「大道道果光丢出去哪里会够。

        「等尘埃落定,总有人会找你。」

        不会的,如果真的有,那就再丢一个出去。

        江浩心中想着,要知道他还有一个道果。

        再者,一个道果带来的纷争肯定不短。

        只要几百年,自己应该就能进入绝仙巅峰。

        唯一无法确定的就是对道的领悟。

        「前辈迟早会出来的,又何必太执着这些呢?」江浩问道。…。。

        圣盗抬头看向天空道:「大气运者已经成仙,她天心已成,未来的她可能是一个威胁。

        「我注定无法走在前面,而你早早领悟了锁天。

        「可是破局的希望。」

        「既然她成仙是威胁,前辈为什么不阻止她?」江浩问道。

        闻言,圣盗笑了起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

        「天下大同?」江浩问道。

        「是啊,天下大同,连一个天道筑基都容不下,我如何天下大同?」圣盗反问道。

        「可是她是前辈路上的荆棘。」江浩说道。

        「不好说,万一她与人皇一样,反而是我路上的助力。」圣盗笑着说道。

        江浩明白对方的意思。

        人皇会让圣盗走他的道,不会阻拦,但前提是天地足够稳定。

        「那前辈不觉得天道筑基

        ,也是占据了巨大部分的天赋吗?」江浩又一次问道。

        闻言,圣盗笑了起来,喝着茶道:

        「天地大同,人人有成道的可能。

        「天赋不局限于修炼,不局限于种族。

        「龙族血肉气息成长可大成,自带天赋神通。

        「但路子太过狭隘,千篇一律。

        「从不见龙族可以入剑道,入刀道。

        「但人族可以。

        「而人族会的东西太多,儒道,法道,农道,兵道。

        「但这些都无法成道。

        「他们只能从修炼开始,而绝大部分人无法修炼。

        「哪怕这些东西他们再了解,再精通也无法在天地留名。

        「破开种族限制,天地大同。

        「龙族可入儒道,兵道,法道,可不受种族血脉限制,打破血脉上限。

        「不至于只能出一位祖龙。

        「而人族也有了更多机会,追寻极致之物。

        「同样各大种族数量也将如同人族一样,没有明确上限。」

        江浩点头,道:「那天地不会大乱吗?」

        「新时代开启,而新时代的秩序,自然交给后来人。

        「希望给了所有人,会发展出何等大世,是他们的事。

        「若是更差了,那至少努力过了。

        「不至于像如今,一潭死水。

        「拥有的人守着已有的东西,不需要努力。

        「努力的人求道无门。

        「这个世界已经被腐蚀了。」圣盗平淡开口道。

        江浩低眉。

        对于眼前之人的认知,更加明确了。

        不过他还是希望有固有的稳定。

        至少天音宗能守住大乱。

        此时圣盗看向红雨叶道:「我不知道前辈行走诸多时代是为了什么,但是我能确定人皇是想要打破天地固有规则。

        「只是他心系天下,不愿意让万物生灵陪着他冒险。

        「另外他的道无法做到。

        「所以我一直在,仙族一直在,天圣族也在,龙族也是如此。

        「各大种族,不管做了什么,人皇都没有赶尽杀绝。

        「为的就是想看看我们发展到最后会如何。…。。

        「是否符合他的目标。」

        「最后结果呢?」江浩问道。

        他很好奇那个时代是如何落幕的。

        闻言,圣盗低眉许久,道:「圣主被我驱逐,仙族被镇压,我被封印,龙族应该也要退场,其他种族多多少少都是这样的下场。

        「唯有人族以及各大种族一小部分人,被留了下来。

        「时代主角是人族。

        「而人皇死了。」

        闻言,江浩更加疑惑:「人皇为什么会死?」

        圣盗并未回答,而是看向红雨叶。

        江浩也看了过去。

        「你们聊你们的,不用看我。」红雨叶冷淡道。

        圣盗也不在意,而是看着两人道:「其实我有些好奇,你们是什么关系?」

        红雨叶转头看向江浩。

        看***嘛?我能回答这个问题吗?江浩心中无奈。

        此时圣盗也看了过来。

        见此,江浩叹息一声道:

        「我在帮前辈做事。」

        红雨叶神色不变,继续喝茶。

        对于这个回答圣盗也不曾失望,而是继续问道:「做什么事?」

        「什么事都做吧。」江浩回答道。

        确实是什么事都做。

        「原来如此。」圣盗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红雨叶:

        「当初见前辈,本以为无悲无喜,无欲无求。

        「不知不觉多了这么多情绪。

        「人类的感情真奇怪。」

        红雨叶冷眼看向对方。

        然而圣盗更加兴奋了:「当初的前辈眼中从未有过情绪,如今晚辈只是说了句实话,就感知到了寒意。」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红雨叶问道。

        「难道两位没有发现吗?」圣盗看着两人道:「你们坐的位置可比正常人要近,不仅如此你们两人都没有觉得不妥。

        「漫长的岁月中,你们的距离比你们想的要近。」

        「我还以为你只会在意你的大理想。」红雨叶声音冰冷。

        闻言,圣盗笑了起来:「前辈说笑了,因为您的出现,这个谈不拢了。

        「都谈不拢了,晚辈还在意什么?

        「前辈虽然了得,但如今状态下,晚辈还是无惧的。

        「反正您杀不死我,更不会杀我。

        「当年终究是当年。

        「那时候人皇还未崛起,您无人可敌。

        「现在时代变了。」(本章完)

        39314294。。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