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荒魔帝在线阅读 - 第三卷魔帝神话 第九百二十二章中洲沦陷

第三卷魔帝神话 第九百二十二章中洲沦陷

        “战!冲啊——”

        “保我故土,我辈人族骨修义不容辞。守我族地,我辈人族骨修当冲锋在前!”

        “把这些兽族的畜生通通都给杀回去,让它们知道,这片美好的沃土只能属于我们人族。”

        “杀呀,杀——”

        “没有任何生灵能把我们人族的东西夺走,哪怕是三千年后的兽族也不行。”

        “滚!通通都给我滚!一群茹毛饮血的畜生东西,也配站在我人族的土地上——”

        ……

        大荒世界,中洲,人族兴盛地。

        在三千多年以后的今年,一向繁华昌盛的中洲终究还是不复从前,再也不能享受安宁。

        战争。

        恐怖至极的战争。

        叫人胆战心惊、让人看了就会觉得触目惊心的战争。它终究还是爆发了,就爆发在中洲。

        放在以前,若是把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听到这种话的人大多都会觉得说话的人疯了。

        可谁又能想到,今天的中洲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景,那其实完全就是中洲的人族自己作的呢?

        ……

        随着古青阳的死而复生,中洲的人族各大道统当然会回想起了被某个人支配时的恐惧。

        他们会不可避免地想起三千年前的那一战,在东土东海,他们记忆中的那个人创造了一个可怕的神话。

        在那之前,所有的人族骨修乃至于是所有的生灵……大家通通都默认十六境就是无敌的存在。

        可在那件事之后,大家才猛然发现,原来十六境的存在也没有那么恐怖。原来……

        那件事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已经够大了,可谁又能想到,那件事才刚结束不久,就又有事情发生?

        北冥渊。

        那是一个很小的地方,最多也就只是在北境知名一些,大荒世界的其他地方很少有人会提及那个地方。

        就算是后来,那也不过是因为某些风声,那个地方才变得知名。

        可那个人就是在那儿造就了下一个神话,一个有关诅咒的神话。

        大荒世界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是降下了一个诅咒,一个针对于所有十六境骨修的诅咒。

        但那个诅咒的真实影响,却已经是足以去影响众多超级道统,乃至于是一整个人族。

        在那之后,人族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黯淡的三千余年光阴。

        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也绝不能算短的光阴中,有很多人绝望。

        故而……当他们知道昔日的那个人已经归来时,他们是惶恐的,更是愤怒的。

        “绝不能让那个人归来!”

        不止是中洲,在那个时候,大荒世界各地的人族骨修都发出了类似的呼声,并向北境派遣诸多强者。

        当时,他们的目的是阻止那个人成功复活。就算是那个人复活了,也要将那个人及时斩杀。

        可后来,那个人用事实向他们证明了,他们根本无法用他们理解的方式去阻止那个人的归来。

        于是他们只能转换策略。

        他们开始接受现实,并根据现实去做出改变。于是他们的目标彻底变了,不再是斩杀古青阳。

        他们的目标变得更脚踏实地,变得更偏向于现实,比如去做一些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于是,他们想到了发动战争。

        他们是无法直接杀死古青阳,可他们还可以杀死很多其他的人,还可以做其他的事情。

        更何况,世人皆知,古青阳如今是在北境挣扎着修行呢,根本就不在中洲这个地界。

        所以相比于北境的骨修,他们终究还是有些有恃无恐的意思。因为他们知道古青阳现在不在中洲。

        为了对付古青阳,大荒世界的众多人族道统组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联盟,名为千道统之盟。

        起初,这个大联盟是由众多超级道统带领着诸多附属道统构建,然后一步步形成规模,从而壮大的。

        可自从古青阳成功复活后,中洲众多原本还保持中立的道统也彻底变了,开始不再遵从曾经的原则。

        他们也加入了千道统之盟。

        而且他们也相信,有这样的一个联盟存在,假以时日,他们一定可以战胜古青阳。

        还有古青阳身后的罪血帝庭。

        他们知道那个道统的强横,知道那个道统的底蕴强大。但它既是由古青阳创立,那便不可再留下去。

        为此,当北境的所有人族骨修都在和古青阳大战不休时,他们也把他们的目标放在了罪血帝庭上。

        他们和其他地方的那些人族道统一样,也集结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向罪血帝庭发动攻势。

        无数骨修祭出杀伐手段,于冲天的喊杀声中杀向南域,一鼓作气地冲破了南域边境的防御。

        但——

        迎接他们的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胜利,而是战争发动之后的接连失败和资源的极速损耗。

        在这场堪称可怖的战争中,绝不是只有天材地宝才能算是资源。那些修为强横的骨修本身就是资源。

        而战争所消耗的,就是人。

        尽管他们从未太过低估罪血帝庭的战力,可在战争真正爆发时,他们还是会被罪血帝庭的实力震惊。

        罪血帝庭的底蕴并不单单只有两个超级道统那么简单,罪血帝庭可以依仗的,还有休养三千年的兽族。

        当他们冲破重重阻碍之后,他们自以为他们就要成功时,他们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敌人。

        人族骨修、兽族战士……

        罪血帝庭让这两个相争许久的生灵种族联合在一起,以罪血之名向这个世界发动一次又一次征战。

        所以……他们会在短暂的凯旋之后迅速迎来失败,会在迎来第一次失败之后再迎来接连不断的失败。

        节节败退。

        中洲的大战进行到现在,战场已经从当初的南域边境被转而推移到如今的中洲腹地。

        在众多的人族骨修看来,这简直就是他们千道统之盟的耻辱。根本就是彻底失败的征兆……

        他们明明是在渴望胜利。

        然而,就在千道统之盟的人还在不断地相互磨合时。

        另一边,来自南域的罪血帝庭战力却已展开最为彻底的反扑。

        起初,那支罪血帝庭军只是由妙音仙宗的骨修和部分兽族强者共同组建,只能说是战力比较强悍。

        但在反扑之际,来自西荒的罪血帝庭军也把千道统之盟的骨修给打的节节败退。

        于是,两支罪血帝庭军就这样相遇了。就像是两道钢铁洪流冲击在一起,完成了完美的融合。

        融合之后的罪血帝庭军也拥有史上最为特殊的四位统帅——古青阳的四个儿女。

        自古青阳将他们送回原处后,他们都没像古青阳期望的那样选择。相比于安逸,他们更愿意投身忧患。

        于是,就在古流风和古牧霆于西荒默默踏上征途的时候。古玥和苏阳也是一样,也是重新踏上了征途。

        当他们四个兄弟姐妹重逢时,他们向世人证明了罪血帝庭的强大,也告诉了世人,他们是为了谁而来。

        然而,世人看他们的架势,却都以为他们这是要杀进北境去。可实际上,没人能懂得他们的心思。

        “大哥,我们真的不用——”

        “难道你没有那种预感吗?”

        第五十八天,又一场大战结束。

        浑身是血的古玥立身在一座古城的城墙上,他默默地伫立,静静地凝望着北方。

        在他的身边,还有身着一袭残破雷霆甲胄的古牧霆。古牧霆的状态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两兄弟算是难兄难弟了。

        自从第一场大战爆发后,他们就一直都在征战。于他们而言,大战结束之后的安宁是极其稀有的。

        因为一场大战真的很少会有结束的时候,现实往往都是一场大战一旦开始,便会无休无止地进行下去。

        而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两兄弟先是分别在南域和西荒征战,随后才在相遇以后一起并肩作战。

        于此刻,古牧霆提出了疑问。

        古玥当然明白弟弟的意思,他知道弟弟无非就是想要问,到底还要不要打到北境去。

        众所周知,人族那边的一众十六境强者已经出手,以威能恐怖的大神通撕裂空间,强行割裂了世界。

        他们能到中洲来,那真是凭借帝庭中众多强者的力量杀进来的。否则的话,他们到不了这里。

        古牧霆想要问的,就是要不要通过这种手段暂时打穿北境和中洲,然后去北境寻找他们的父亲。

        这种方式的风险是无比之大的。

        但这种方式也是最直接的方式。

        或许其他的方式也能救人,但其他的方式一定会比这个方式复杂,会浪费更多的时间。

        他们没有时间了。

        自被古青阳强行送回去的那一天起,他们兄弟姐妹四个人就无时无刻不在担忧古青阳的安危。

        而在此刻,当古牧霆听到古玥的回应的一瞬间,古牧霆也顾不得他自己的话有没有说完。

        古牧霆直接就愣住了。

        预感。

        这东西,他确实是有。而且也不只他有预感,古玥他们也有和他一样的预感。可他还是担忧……

        突然,又有一道女声响起:

        “不要再多想了。”

        “现在的我们最该做的,就是为父亲的归来提前布局。我们应该相信我们自己,更应该相信父亲。”

        “他那样的人,亦神亦魔,我相信父亲不会有事。纵然天把北境变成牢笼又如何,它困不住父亲。”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