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界之花中谜在线阅读 - 暮霭沉沉 2

暮霭沉沉 2

        时过数日,程家的家境愈发紧张,自从接了那单镖之后,镖局的生意与日俱淡,程启仁老爷子险些要闭馆修整。

        这种危难关头,与程启仁一直相交甚好的叶淮应当挺身而出,帮助程启仁度过这道难关的。然而到现在,叶淮也没有给予程家一丝一毫的帮助。

        在外人眼里,都以为是叶程两家关系破裂,程家惹了江湖上不好惹的黑帮,叶家也不愿趟这趟浑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然而世人不知的是,叶淮在出事的第一天就已赶去程家见过了程启仁。原本叶淮是要拼劲全力帮助程启仁度过这道难关的,但被程启仁拒绝了。程启仁也不愿意叶淮惹祸上身,处理这件事最好的方法,便是自己挺过去,并且不伤及旁人一分一毫。

        叶淮本是执意要帮助程启仁的,哪怕搭上自己的乌纱帽或是家当。但程启仁也是个老顽童,说是若是帮了他,便一拍两散。叶淮哪里抵得过这要挟,之得留下些能解燃眉之急的银两,离了去。

        所以程家能撑到现在,与叶淮给的银两也大有关系。

        镖局接不到镖,必然开不长久,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不仅如此,之前手里的镖,每每送出去,便被仇家报复劫持,并且押镖的程家人非死即伤。

        程家不禁损失了钱财,人才也流失诸多。程启仁不仅要处理不计其数的退单,还要赔付寄送人的损失,家底都快掏空了。所以打算不再接单,先把手里的赔付款算清了再从长计议。

        程芩这些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搞丢了家宝之后,家里的情况便日益衰败。程芩心中十分懊恼,所有错误的开端,皆是由她偷偷取走神玉开始,接踵而至。

        而仍在休养生息的程武,如今还是连床都下不了,足以见当初伤的有多重。

        自从花无期在客栈住下之后,也会时常留意程家的情况,如今生意萧条,索性程芩还是很安全的。除此之外,花无期也在调查那个级善箭术的人,那人与乐清歌有密切的关系,所以花无期时常去到郊外小屋,蹲守一番,说不定能找到点什么蛛丝马迹。

        终有一日,躲在远处的花无期看到了乐清歌趁叶满溪出门之际,招来了一只白鸽,放了卷纸进去。

        待信鸽飞出乐清歌视线,花无期在另一头,以一石子劫下信鸽,掏出信纸,只见上方赫然写着一个“屠”字。

        花无期心头一颤,不知这“屠”字是何意,是要屠杀谁的意思吗。

        将信纸塞回信笺,追随信鸽一路而去,最后发现信鸽竟飞进了叶家大院。

        无数的猜测在花无期脑海里浮现。

        莫非叶程两家的关系当真是表面模样,真是叶家想要害程家?

        还在思索之际,只见有人从叶家后门偷偷出去,花无期悄无声息地追了上去。

        这不是叶家书童叶铭吗?难怪当晚在乐清歌房中听那声音这般耳熟。

        如果乐清歌的信是送给叶铭的,那么叶铭很有可能便是那个乐清歌口中的“月哥哥”。花无期细细想来,发觉那箭上刻的“月”字,这便对上了。

        但叶铭走的路着实偏僻,自己跟着他的目标太大,花无期便放出了一只红蝴蝶,以蝴蝶为眼,一路跟随。

        叶铭一路疾走,来到一处偏远空地,远处一辆马车正在那儿等着。

        花无期欲操控蝴蝶飞近些看清马车上的人,怎料叶铭一个转身,自手中射出一根银针,将蝴蝶射杀了。

        丢失了眼的花无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根银针弄得有些内里反噬,索性他这身子还扛得住,加上有一块仙骨在身上,调息一番便恢复了过来。

        方才叶铭这样敏捷的身手,必然是高手才有的。花无期更加确信,叶铭就是救走乐清歌的黑衣人,是杀害薛舞的罪魁祸首了。

        叶铭方才去的那个郊外空地,就在不远处,半柱香的功夫便可赶到。

        “主人,清歌说可以行动了。”叶铭本命南宫月,隐姓埋名进入叶府,就算只做个卑贱的书童,也忍辱负重多年,就为了帮助公公得到神玉,恢复往昔神韵。

        传闻程家有宝,可解百毒肉白骨,常带在身边,还能延年益寿,恢复青春。这便是公公需要的,他要得到神玉,将这残败的老弱身躯,恢复到昔日神采奕奕的模样。而程家那一镖,便是他命南宫月派人前去下的单,再派几个身手上好的随从假扮成马贼的模样,劫了镖。

        但公公与那江湖上的黑帮确实是有些关系在的。

        “此次行动,你确定那花无期会出面?”

        “主人放心,若是程家大小姐在我们手里,我想就算是让他在我们面前自尽,怕也是易如反掌的。”

        “还以为这小蝴蝶是什么冷血动物,哪想倒也真有感情?”

        “程芩是他的救命恩人,为了报恩必然义无反顾。”

        “行啦,杂家乏了,先回去了。”

        “主人尽管等着我的好消息。”

        南宫月嘴角的邪意挥之不去。

        花无期赶到空地时,早已人走茶凉,环顾四周,不见人影。但花无期就是确定,叶铭还未走远。

        耳听四方,细微的动静也逃不过花无期的双耳。刹那间,一根银针朝他射来,花无期目光犀利,弹指便将那致命银针脱离了主轨道,啷当落地。

        暗杀者最重要的便是隐藏好自己,若是被发现了,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我看见你了,叶铭。”花无期盯着银针射来的方向。

        藏在暗处的南宫月邪邪一笑,放声道:“飞虹焚心,不愧是名扬九州的花无期。论武力我自然是斗不过你,但你也未必能接下我这追命三箭。”

        南宫月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暗杀自然是要懂得伪装与改变藏身点的。自南宫月开口说话时,他早已躲到另一处,拉满弓,箭指花无期了。

        箭离弦,花无期敏锐地第一时间察觉到箭来的方向。不得不说,南宫月的箭术着实叫花无期称奇,可以说是举世无双。花无期正躲开了第一支利箭,谁能想到这第一支箭只不过是虚晃而已,这第二箭才是直直朝他面门射过来,显然不给生路。

        花无期虽说轻松躲过了第一箭,但第二支箭来得太过突然,只得仓促闪身,但也不小心划破了手臂,剑刃锋利无比,鲜血很快便流了下来。

        还没等花无期反应过来,这第三支箭便又冲他而来。花无期避无可避,只得步步后退,提起内力与之相抗,以无形化有形之力,最后一个侧身,躲开飞箭。但那箭还是贯穿了身后的树干,足以可见,就算是世代追崇射箭之术的叶家,估计也达不到南宫月这般的水准。

        待花无期缓过神来,南宫月早已踏着轻功步步远去了。

        血海深仇,此仇必报。

        花无期步步紧追,这次可算找到了人,可不能就这般放他走。

        南宫月的轻功也分外出色,尚且还能与花无期不相上下。为了阻止花无期的追杀,南宫月只得便撤边放冷箭。因着是在逃亡路上,这几支箭的水准阴显没有之前那三支的高,被花无期轻松躲过。

        眼看着花无期就要追上来了,南宫月急中生智,一个急转弯,躲过了花无期的一次抓捕,香另一处方向继续飞奔。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昏暗,南宫月显然有些吃力,速度慢了下来。

        “花无期,你这般追我,也不怕程家大小姐出什么事?”

        花无期心下一颤,难道说南宫月在这里等他的原因,是想拖延时间?再看南宫月将他往岳启镇反方向引,转而又回想起那信纸上赫然写着的“屠”字,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若是再追下去,程芩可能会有危险,若是不追,便放走了这十恶不赦的仇人。

        逝者可追忆,生者且珍惜。

        花无期还是放弃了追杀南宫月,转而往回赶,心中暗念,千万不要出事。

        等花无期赶到程府时,大门紧闭,毫无生气。心中不好的预感逐渐强烈,当他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尸横遍野。

        一个“屠”字,没留下一个活口。

        遍地尸骸,血溅四方,触目惊心。花无期往内院赶去,却见程启仁横尸堂前,身首异处。

        这惨无人道的杀人方式,让人毛骨悚然。花无期眉头紧蹙,转眼便瞧见一旁被一剑封喉倒在血泊中的那几位师兄师姐,模样之惨烈,一个比一个凄惨。

        花无期不敢相信,仿佛他们唤他“小十七”、“十七师弟”这些话,还在昨日。

        忽而响起了程芩和程武,忙跑去寻,却寻了半天也不见二人。花无期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找不到尸身,总比找到了好,说不定是逃离了去。

        花无期有些不知所措,他虽曾身经百战,见过太多血腥场面,也许是体验了太久的安逸生活,也许是被这凡间俗世慢慢渲染,有了些许情感,忽而心中悲愤不已,无处发泄。

        可不能在伤痛中沉醉,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程芩和程武才行。。

        花无期想起了郊外小屋,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