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时空法则 > 第三章 法杖与秋风
    从“鹰隼”办公室出来,已经临近子夜了。出了缇德学院的门,与萨留希内城东区的热闹相比,此时西区显得寂静的很,鲜有车马来往,只有城防卫队在街上巡逻了。如艾尔文这些“二世祖”,城防卫队大多都是认识,自然也不会有人上来自找没趣。

    艾尔文打了个哈欠,顺着西区的约克街拐了几个弯就回到伯爵府了,门口的侍卫见到艾尔文这个点回来倒是见怪不怪了。

    伯爵大人对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管教的很少,艾尔文的母亲又过世的早,艾尔文的童年就是和莱梧、凯巴、宸朱这些勋爵子弟混在一起。好在这几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都只是贪财好色而已。艾尔文长大以后,伯爵对这个喜欢泡在东区各种公馆里的独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了身子虚了些好像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毕竟伯爵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艾尔文回了自己房间,一晚上脑袋被“鹰隼”灌得满满的,昏沉的很,梳洗了下就倒头睡下了。

    第二日上午没课,艾尔文睡到晌午才起身,睡的太足脑袋还是昏沉的很。他开始琢磨怎么和父亲开口,才月中这个月的零花钱已经被他在“洵公馆”潇洒完了,这个法杖又不得不买,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知道自家这老爷子很少出门的,就一边盘算着一边往书房走去。

    斐烈伯爵正坐在宽大奢华的书桌前翻阅着一本雅菲帝国的疆域图册,见到艾尔文进来抬头瞧了他一眼,又埋下头去。

    “父亲,前几日费提墨教授同我讲,要我参加这届的枕剑会。”艾尔文正经说着。

    “嗯,好事情。好好准备,别给教授他丢人。”斐烈伯爵说着又抬起头看了一眼艾尔文,好像毫不意外的样子。

    艾尔文心想着平日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父亲是看在眼里的,他心下纳闷,“为什么看着他的表情好像参加枕剑会这事是在意料之中?”

    “但是。。。父亲,我得。。。我得买根趁手的法杖”艾尔文开始进入正题。

    “嗯?你不是月初才领了三百卢尼吗?”伯爵蹙着眉问起来。

    “是的,但是,额。。。”艾尔文低着头支支吾吾道。

    “给你的钱又用完了?”伯爵的嗓门大了起来。

    艾尔文用低到近乎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

    “混账。”伯爵把书反过来一把拍在桌子上,“你知道三百卢尼可以在城外买几间农舍了吗?你不好好在学院念书,心思都放在哪里了?啊?”

    每次被伯爵这么骂,艾尔文对卢尼的换算概念就是可以换萨留希城外的几间农舍。

    “现在还是我当家呢,要是换你当家了还得了?我们城外的那些田产够你用吗?啊?”伯爵劈头盖脸的骂道。

    艾尔文面红耳赤低着头,一脸的惭愧,这种表演已经炉火纯青了。

    “父亲,这也没办法,我也不想去啊,教授提的我的名字,总不好拒绝吧?”艾尔文低声道。

    “我跟你说这事了吗?我骂你是因为什么,你想不明白吗?”伯爵接着骂道,“你这个样子,我得去富兹省挖金子才能养活你了吧?啊?”

    艾尔文把头垂的更低了。

    斐烈伯爵骂了一会,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看着自己眼前这个认错态度良好的儿子,心里的气也渐渐消了。

    “费教授看人一贯是挺准的,你别教人家寒了心。”伯爵口气软了下来,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再去账房取两百卢尼,总够你买根法杖了吧?”

    “够了,够了。”艾尔文赔笑点头道。

    伯爵头也不抬头地招了招手,不再看艾尔文,坐下来接着开始研究图册。

    艾尔文面带惭愧,健步如飞的从书房退了出来。

    从账房支了钱后,艾尔文便挎着羊皮包,迈着轻快的步子出门去学院上课了,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把从费提墨那拿的的首饰全戴上了。

    一个下午都没有和武道院的学生们一同上的课,也没“鹰隼”的课,让艾尔文既没人聊天调侃,也没人逼着他聚精会神的听课,整个下午的魔法药剂课艾尔文都是神情怏怏欠着兴趣。

    好容易撑到傍晚放了学,他背起挎包就去武技院门口堵那几个狐朋狗友。

    宸朱、莱梧、凯巴三个上了一天课下来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都是双手背在脑后头懒散地往院外走。但是一见到见到守在门口的艾尔文,都不禁坏笑起来。

    “怎么说,老弟?”宸朱笑着道,“今晚洵公馆走一遭?”

    “可以啊,身体现在这么健壮了吗?”莱梧笑着上下打量起艾尔文。

    “去个屁,想去也是囊中羞涩。”艾尔文笑骂道。

    “你别说了,谁不是呢。”莱梧咧着嘴笑起来,“我本来想说要兄弟们作陪可以,但是钱得你来。”

    “你们两个公爵家的,一个侯爵家的,好意思和我哭穷吗?”艾尔文没好气道。

    “家中兄弟多呀。。。”莱梧面色凄凄。

    “那怎么说,今晚到底去哪?”凯巴问道。

    “我今晚要去一趟陆筝装备行,你们谁陪我去一趟?哎,为了那个枕剑会,老费昨晚给我补了一晚上的装备知识课。”艾尔文叹口气道。

    “别说了,就你和莱梧两个能去枕剑会,我和凯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宸朱面露不快,眯着眼望向莱梧“对了,莱梧,你是不是给铁钥那个老头子塞钱了,不然他为什么会推荐你去的?还是你家老爷子施压的?”

    “你家老爷子也是公爵,你让他去试试?”莱梧没好气道,“缇德这个学院,能当上教授的会看上钱财?还是会理你是什么家世?”

    宸朱一想也是,能在缇德这种学院当上教授,除了普通的薪水,国家的财政部还有额外的补助,收入可以说是丰厚的很了。而且当上教授的多半是殿前武士或者大魔导师级别的,在国王陛下心里分量一点也不比世袭爵位的贵族低,所以无论在哪所高等院校,但凡到了教授级别都很受学生们的敬重。

    “陆筝?是不是内城东区海文街那家?”凯巴看了一眼艾尔文。

    “是啊。哇,你知道啊,我都不知道海文街那里有这么一家装备行啊。”艾尔文惊讶道。

    “你怎么会知道?你连公馆都要我们领着你去的呀,哈哈。”凯巴嘲笑道。宸朱和莱梧闻言也嘲笑起艾尔文来。

    “说起海文街,我记得那里有一间叫“紫荆阁”的酒馆,那里倒是颇有情调,还有上好的札姆威士忌。”莱梧从脑海里翻出那家店,接着又道“虽然比不上约芬的红酒,但是那粗糙爽烈的口感,哇,真的没的说。哎,宸朱我记得我和你一起去过的呀?”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想起来了,是哦,那家店的威士忌真的一绝。”宸朱也想起来了,他扭过头对凯巴笑着道“这么的吧,你陪艾尔文一起去那家装备行,买好了再到那家酒吧找我们。”

    “可以,可以。”莱梧笑着道。

    “为什么是我啊?”凯巴对着宸朱怒道,“为什么你们先去喝酒啊?”

    “什么意思啊,陪我买些装备你这么不乐意吗?”艾尔文骂道。

    “没办法,你先说你认识路啊。”宸朱笑着扯皮道。

    “放屁,我又没说我认识。”凯巴愤愤不平。

    “不是,你陪我买件装备要死吗?”艾尔文接着骂道。

    “对啊,这么多年兄弟,你陪他买几件装备会死吗?”宸朱也是责怪道。

    凯巴不知怎么反驳了,莱梧在一旁偷笑。

    “不是,你刚不是说没钱了吗,还买屁个装备?”凯巴没好气的瞪着艾尔文。

    “别说了,今早又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你懂的,又是城外几间农舍的事。”艾尔文苦笑道。

    凯巴闻言也是气笑了,这么多年来他们几个都清楚知道艾尔文家老爷子训斥时的口头禅了。

    于是腐坏“四少”一同上了莱梧家的豪华马车,往内城东区的海文街驶去。

    来到“紫荆阁”酒馆门口,艾尔文仔细看了下,确如莱梧所说,颇有情调。整个门面用枫木拼造而成,再匹上粗细不一的紫藤,粗犷间不显得杂乱,怪不得叫“紫荆阁”这个名字。坐在特地的打造的宽阔木檐下,酒客可以趁着晚风喝着美酒看着街景,里间的雅座再用屏风隔开,一内一外颇用心思。

    莱梧和宸朱得意的先进去了,脸拉的老长的凯巴只得领着艾尔文往街尾走去。

    来到“陆筝”装备行门口的时候,艾尔文看了下这富有年代感的橱窗,显然不是眼下时尚的装修了,但是胜在干净精致,看着也应该是开了几十年的老店了。但是涂漆是才翻新的,看来店的主人也是讲究人。

    两人推门进去,一位管事模样的老者从柜台上下来,迎了上来,年纪看着比费教授还大上许多。

    艾尔文瞧了了下店里,有些局促,但是看着进深不错,两侧的陈列柜里大多是刻着符文的戒指与首饰,还有一些防具甲胄,各类大大小小的卷轴。柜台背面是一整墙的各种典籍,有的看着已经颇有年份了。柜台后头应该还有一些物什,但是被书柜挡住了,仅剩下一人过的走道。

    “两位殿下,这是要购置些什么?”老者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的打扮,也知道身家应该都是不错的。

    “噢,老先生,是这样的,我要选一根趁手的法杖,在枕剑会上用。是费提墨费教授推荐我来这的”艾尔文笑着答道。

    “噢,费提墨那个老小子啊,我都好几年没见过他了”老者打量了几眼艾尔文,又笑说着“枕剑会好啊,小家伙年纪轻轻就能被费提墨推荐去,身手肯定不凡啊。”

    “哎,这次真怕是要丢了教授的人”艾尔文脸露惭愧。

    “咦,费提墨眼睛可毒着呢,老人家我啊就没见他瞧错过人,小伙子不必妄自菲薄”老者出言安慰。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艾尔文苦笑道。

    “那这位殿下呢,您要瞧些什么?也是要去枕剑会吗?”老者礼貌地询问起凯巴。

    凯巴赶紧摆了摆手,“老人家,其实我是陪他来的,我随意逛逛就成,您同他去选魔杖吧。”

    “行嘞,那小家伙你随我来吧”老者招了招手,领着艾尔文往里间走。

    原来从走道进来,确实别有洞天。老者打了个响指,两侧的柜台的汽灯亮起来。一侧展列着大大小小拢共几十种魔杖,另一侧都是武技师的兵器,有眼熟如拳套,刀剑,还有些艾尔文见都没见过的兵器。

    艾尔文见了这大大小小几十根法杖,忽地头大起来,这不会要他一根根去试吧?

    老者自然是读懂了艾尔文的表情,笑着说道“别急,小家伙,老人家帮你看看,肯定耽搁不了你太长时间的。”

    艾尔文松了一口气。

    “对了,小家伙,你手上两个戒指,还有你身上这项链是费提墨那个老小子给你的吧?”老者眯着眼笑道。

    “哇,老人家你眼睛也很毒啊”艾尔文惊叹道,低头看了看自己两枚戒指。

    老先生摇头叹道“哪里那里,老眼昏花了。走近了才看得真切。这些首饰可是当年费提墨从我这买走的,现如今再次看到,不禁有些感怀罢了。”

    “这些都是费教授从这买的?”艾尔文问道。

    老人家点了点头,“几十年前了吧,那会他才当上讲师没多久,还没当上教授呢。”

    “这些首饰可都是好东西,小家伙,看来费提墨很中意你嘛”老人家笑说着,开始给艾尔文物色起法杖。

    艾尔文不知怎么回答,“额”了一声。

    “我估摸着你应该用瞬发的魔法居多,那。。。就是短杖了”老人家小声嘀咕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说给艾尔文听,还是在自言自语。

    老人家在短魔杖中挑了一会,抽出一根递到艾尔文手里,“来,你试试这个。”

    艾尔文拿在手里看了看,法杖顶端镶着一颗耀紫色的宝石,也不知是什么材质。

    艾尔文握起法杖,一个中阶火球法术在法杖顶端聚集,令艾尔文惊异的是火球居然呈现出紫色,而且聚集之快让艾尔文始料未及。

    “为什么这个火焰看着不是火属性的?”艾尔文中断了手中的魔法。

    “这根杖子可以把所有的物质聚集和物质转变都呈现为暗属性,而且物质聚集和转化的速度比寻常的法杖快两倍”老者面露得意。

    艾尔文点了点头。

    “暗属性虽然平时不多见,但是只要在枕剑会上多打几场,难免人家有防备”艾尔文的意思是要是对手防具上全打上抗暗的宝石,那自己不是完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这种暗属性的紫削石可不是随意可以买到的,富兹的矿脉里一年也就产出个几公斤。”老者抬起眼提醒道。

    “嗯,再给我挑一根试试吧”艾尔文对所有魔法都呈暗属性总有些不放心。他心想着,他能买到别人也应该能买到,毕竟这城里比他财力大的多了去了。

    “好勒,那我再给你选一根。”老人家也看出来艾尔文面有担忧,便又再挑选起来。

    后面再挑来挑去好几根,都是些增强单一属性的法杖,和费提墨上次让他试的大抵相同,只不过店里的这些,对于物质的转变更为迅捷,施法起来流畅很多。

    “选来选去,还是不如这个根法杖用的惊艳。”艾尔文握起那根暗系法杖,又在手里好好感受了下。

    “是呀,小家伙啊,听我老人家的错不了,第一感觉好的往往是最适合的。”老人家笑着安慰道。

    艾尔文点了点头,转而问道“这根魔杖多少钱?”

    “一百五十卢尼。”老人家笑的很礼貌。

    艾尔文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讶地看着这老头。

    老人家笑脸上的每一条细纹都纹着理所应当,看来是一分都不会便宜的样子。

    艾尔文也礼貌的笑起来,“不贵,真的不贵”,心里已经把费提墨活剐了几十遍了,暗暗道就当是给枕剑会攒人品了。

    艾尔文还是很有风度的给老头结了账,方才在外间百无聊赖的凯巴看了下艾尔文掏出来的卢尼,也不禁问了下艾尔文是不是买了一车装备。

    待艾尔文和他说就买了一根法杖,凯巴脸上也露出了礼貌性的笑容。

    “二位殿下还要看点其他的什么吗?”老头似乎从头到尾都没看出艾尔文和凯巴异样神情,热情的招呼着。

    “不了,不了”艾尔文两人异口同声道,比了个告辞的手势就往店外走去。

    “好嘞,两位殿下慢走,下回有需要记得再来啊”老头笑着送两人到门口,还不忘小鞠了一躬。

    “太他妈黑了吧?”凯巴从店里出来后骂了一句,他拿起艾尔文手里的法杖,翻来覆去的把玩起来,“这玩意要一百五十卢尼?你知道可以买城外几间农庄了吗?”

    艾尔文不说话。

    “我说这店面看着几十年前的样式了,这几十年怎么撑下来的,原来是靠教授们推荐你这样的学生过来消费,哈哈”凯巴看着艾尔文笑起来。

    艾尔文依旧不置一词,他望着口袋里的仅剩下的五十卢尼,感觉深秋的风格外的萧瑟寒冷,不禁打了个寒颤。

    从装备行到紫荆阁一路走来,艾尔文脸像是个露了馅的团子,瘪着被凯巴无情嘲笑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