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时空法则 > 第三十五章 真实目的
    “那行吧,今晚差不多到这吧?”亲王笑看着女侍把他面前的筹码收到葵倾面前,然后眼神扫了一圈众人,“应该都打不动了吧?蒂奇你要是还想接着玩,那我肯定奉陪到底的。”

    “哎哟,亲王你这是不想放我走啊。”蒂奇苦笑着道,“可是我真玩不动了,毕竟年纪摆在这了。明天吧,明天再来翻本了。”

    “行。”亲王爽快地回道,“我这牌局,可是永远欢迎你们的。”

    “哎呀,我也撤了。”曼杰叹说道,“今天稍微输了点,不过问题不大,明天继续,明天继续啊。”

    “哎呦,还是这小姑娘厉害啊。”马洛笑着起身道,他走到葵倾身边,很绅士地表示能否看一下葵倾最后那张暗着的牌。

    葵倾笑着点了点头。

    “哟呵,真是一张国王啊。”马洛惊叹道,“这一张国王、两张丞相的牌,都让小姑娘你拿到了,手风可不是一般的顺啊。”

    “整得有谁不知道葵倾的底牌是国王一样。”另外几人如此腹诽道。

    “可不是这么说呢。”曼杰说道,“这一晚上,国王就出了几次,像这种,一张国王带两个丞相的‘神仙牌’,那可真是没见过呢。”

    “有什么用啊?”葵倾故作不满地嘟嘴说道,“还不是被蒂奇老大哥给看穿了,都不质疑一下的。”

    “嘿,你这小姑娘,可真是贪心啊。”蒂奇笑骂道,“今晚你可是赢得最多了,这还不满意?”

    葵倾闻言嘻嘻笑起来。

    最后结算下来,葵倾赢了一万卢尼,亲王赢了两千,曼杰输了三千,马洛输了三千,蒂奇输了六千。

    蒂奇,曼杰,马洛这三人领着自己随行的人员,陆陆续续地离场了。

    葵倾要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亲王用眼神留了她一下。

    而后亲王把驼科等几个手下招过来,让他们去送一下蒂奇等人。

    葵倾也是聪明人,知道亲王一会要与自己聊的事保密性非常高,连驼科这些人都不让知道。

    夏烨等人看到自己这一片的随行人员们在前前后后地在离开,可是看到葵倾还安坐在那赌桌上,不由得起身望着她,询问起用意。

    葵倾用手肘盖在另一只手的手背上,佯装在支着下颌在想事情,其实那只被盖着的小手相当轻巧地拍了拍桌面,她这是在告诉夏烨等人“先坐下来。”

    “去了趟南边?”亲王看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敛了敛神色,同葵倾聊起来。此时的亲王,脸上可没牌桌上那么多笑意了,正经不少。

    这就是做起生意来时的“云漠烟亲王”了。

    “是啊。可不太平了,人都差点没回得来。”葵倾叹说道。

    “正巧让你碰上两国大战了还。”亲王咧了咧嘴角笑说道,可他这上半边脸皮肉不动的,这般地咧嘴角总是让人看了心生寒意。

    葵倾倒也算镇定,没再多言,她想听听亲王留她下来到底有什么用意。即便她在牌局上已经相当讨好这位亲王了,但她心里可明白着呢,这位可不是“几个底注”那般好相与的。

    “我听说,你这次来的空艇上,载了几大箱的‘落晶’?”亲王开始切入正题了。

    葵倾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亲王,您是怎么知道的?消息这么灵通?”

    她这话才问出口,就想到了“络黛”这个地下组织。她可是清楚地知道这个地下组织的实力的,估计是特瓦德丹那边传过来的消息。

    当时葵倾与艾尔文两人,和特瓦德丹的鹿文长老谈过关于落晶的生意,可是最后没谈成。

    她没想到的是,“络黛”居然还是盯上了自己这一行人。即便当时她已经让艾尔文装得对那落晶的生意很感兴趣了,不曾想鹿文还是跟到了蛛丝马迹。

    “他们肯定是看到了,那几个箱子是从源康总督府里运出来的。”葵倾这般思忖道,“这个络黛组织真的也太恐怖了,自己今天才到的马德拉,亲王居然已经知道特瓦德丹那边的事了。难不成络黛也用空艇来传输南北间的消息?看来以后和他们打交道,要再多加几个心眼了。”

    亲王把支着颧骨的手向外摊了一摊,显然没打算回答他这消息是从哪打听来的,脸色也落了下来,“那几箱到底是不是落晶?”

    “是。”葵倾点了点头,小姑娘回答地相当爽快,她毕竟也是和云漠烟打过不少次交道了,“怎么?亲王,您对那些落晶感兴趣?”

    “我全要了。”云漠烟倒也毫不做作,直截了当地说道。听他这语气,可是没想着让这批落晶离开马德拉。

    这下葵倾犯难了,这毕竟是艾尔文的东西,她不好擅自做主。可是她又不想和亲王起什么冲突,虽然她知道亲王不会在马德拉城里对他们动手。毕竟亲王还是要顾忌来往商客的心理,真要明目张胆地抢起来,以后可就没人敢来马德拉做生意了。

    可是一旦离了这马德拉,后面发生什么事可就不好说了。

    其实更让葵倾不理解的是,这位匪帮首领,居然也想着“长生不老”?

    浪云等人压根不知道那几个大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的,因为艾尔文没和他们提起过这个。其实当时在特瓦德丹,艾尔文是当着浪云的面与葵倾聊到关于落晶开采的事的,只是浪云没想得那么深,更没想到隔日运上空艇的就是这玩意。

    所以说眼下即便葵倾擅自做主,把这批落晶卖给了云漠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来浪云他们压根也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二来他们也不确定那些是艾尔文的货呢,还是葵倾的。

    甚至说,葵倾卖高点价格,少报一些给艾尔文,多放一些进自己的口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没人知道其中内幕。

    然则小姑娘不是这样的人。诚然,她平素一贯玲珑精明,可是对她这位艾尔文大哥,她总是毫无保留地替他做着打算。

    小姑娘甚至有时候也会感怀下艾尔文的遭遇。她知道马洛德平原之战后,过往之于艾尔文来说是多么的沉重,她也知道艾尔文带着所有的身家来到北方,断不是寻母这么简单的。

    “亲王的意思是。。。价格我开?”葵倾仔细地盯着云漠烟看了一眼,此时的她似乎一点都不畏惧对方眼中的那种凶恶。甚至,她都可以数清亲王那棕色络腮胡须间,零星的白胡子的数量了。

    “只要不是太离谱。”亲王阴阴地看了葵倾一眼。

    “八十万卢尼。”葵倾掷地有声地说道。

    听到这个数字,云漠烟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葵倾,像是在看着一个傻子,亦或是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他这表情,一半是错愕于葵倾竟然敢报出这样的价格,另一半是惊讶于居然有人胆敢和他这样做生意。

    而后云漠烟一边的嘴角夸张地上扬起来,口轮匝肌的弧线都快顶到颧骨了。他张狂地大笑起来,那笑声在空旷的营地了回荡,显得无比的突兀与惊悚。

    听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夏烨和浪云不禁都警惕地望着赌桌那边,乔芷则是已经把手按在腰间的匕首上了,随时准备动手。

    而葵倾却岿然不动,好似根本不受云漠烟的影响。

    小姑娘没学过魔法,也没任何的武技傍身,但她浸淫商道已久,心中清楚这是云漠烟装腔作势的把戏罢了。

    “小姑娘,你须知道,我云漠烟看中的东西,是出不了这片沙漠的。”云漠烟敛回笑容,寒声说道。

    “是啊,我知道啊。”葵倾轻笑起来,“亲王您的‘神通广大’,我还能不知道吗?”

    “只是,亲王您还不至于在马德拉城里,对我们动手吧?”葵倾盯着云漠烟,淡淡说道。

    “那又如何?”云漠烟挑眉看着葵倾道,“难不成,你们能在这儿待一辈子,不走了?”

    “那我可以把这批落晶卖给‘络黛’他们啊。”葵倾语气虽然轻巧,却是直击到了云漠烟的要害,“八十万卢尼,亲王,您说他们有没有兴趣呢?”

    葵倾与亲王皆心知肚明,那络黛组织铁定会对这批落晶有兴趣。而且络黛可比云漠烟大方得多。

    葵倾暗想,既然络黛能把关于自己的情报卖给云漠烟,那此时用他们当个挡箭牌也无可厚非。她是料定了云漠烟对这络黛组织有所忌惮的。

    “那几大箱子里,可是装着上万盎司的落晶呢。”葵倾接着提醒道。

    “上万盎司?”云漠烟眼睛里都快瞪出光芒来了,“有这么多?”

    葵倾点了点头,“都是纯正的落晶原矿。”

    “那你就不怕我等你和络黛交易完之后,把你到手的卢尼给抢了?”云漠烟眯着眼说道,“那沙漠里,可有的是自作聪明的人。”

    亲王说的那些“自作聪明的人”,应该都化作累累白骨了。

    “亲王,您的目的,应该是那批落晶吧?”葵倾看着亲王,直接戳穿道。

    云漠烟愣了一下,再度大笑起来,“哈哈哈,小姑娘,论起做生意啊,我真就佩服你。别看刚才那几个,都来自什么大商会,他们和你比起来,真是嫩太多了。”

    “说实话,如果真的有上万盎司的话,八十万卢尼不算贵。”云漠烟此时态度缓和下来了。

    虚虚实实,商者诡道也。

    这就不得不佩服葵倾方才那般坦然自如地应对云漠烟的种种恐吓了,真可谓是胆色十足。换一般人来,早就被云漠烟给吓破胆了,哪里还守得住价格。

    葵倾自然知道自己报的价格不算苛刻,毕竟当时鹿文可是给她报过成品落晶首饰的价格的。以小姑娘的聪慧,倒推一下原料的价格,不是什么难事。即便鹿文当时把加工难度说的玄之又玄,又是工匠稀少云云,又是耗费严重之类的,其实这都是做生意的手段,无非是想把价格抬高一些罢了。

    既然她对这落晶能卖多少价格做到心中有数了,自然不怕云漠烟在这各种“虚张声势”。主要是她抓到了一个重点,就是云漠烟不想这批落晶落到别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