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淘汰当天,我和天后结婚了在线阅读 - 第3章 试金计划

第3章 试金计划

        “楚姐,你终于回来了。”

        凌晨一点半。

        君悦酒店门前。

        李琪看着从车上下来的楚清秋,轻拍着“随爸爸”的胸口,大大松了口气。

        “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要报警了。”

        作为楚清秋的助理,她的任务就是照顾楚清秋的生活起居,现在却差点把人给弄丢。

        往大了说,这属于她工作上的严重失误。

        将车钥匙递给门童,楚清秋语气轻松道:“本来想随便逛逛,但魔都夜晚的江景太迷人,一时忘了时间。”

        看到助理深信不疑的模样,她笑了笑,有个迷迷糊糊的助理就这点好处,说啥都信。

        至于她开着导航还迷路,在深夜无人的街上开车瞎转圈一小时这件事,则不足为外人道也。

        她拉起李琪的手,一边往酒店里走,一边笑道:“走吧,这么晚了,你也该睡觉了。对不起啦,让你担惊受怕一晚上。”

        李琪受宠若惊道:“楚姐……”

        ……

        翌日清晨。

        魔都火车站。

        排了两分钟队,周子午从自动取票机取出一张高铁票。

        “妈,您的票。”他走到一旁等待的张素悦身边,把票递给她,“8:10发车,下午一点就能到卫江。”

        张素悦接过车票,低头看了眼,放到口袋里,抬头道:“你真要一个人留在这?”

        周子午嗯道:“我有点不甘心,想再试试。您放心,不会太久,三个月还不行的话,我就回卫江。”

        他还有“婚约”在身,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

        张素悦点头,笑道:“好,既然你还想再闯一闯,那我尊重你的决定。儿子,不管你干什么,我和你爸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

        周子午笑道:“谢谢妈。”

        两人来到喧闹的候车大厅,坐在椅子上休息。

        张素悦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道:“我去趟卫生间。”

        说完,她离开座位。

        几分钟后,她又走回来坐下。

        “哎,我还没问,昨晚是谁把你叫出去的?”张素悦语气充满八卦。

        娘俩来魔都是参加比赛的,在此之前,她没听他说过在这里有什么朋友。

        而且,他也已经被淘汰,所以不会是节目组的人找他。

        排除这些,只剩下一种可能,儿子谈恋爱了!

        她这一问,周子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看他为难的样子,张素悦心下了然,两人应该只是初识,便笑道:“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不问了,等时机成熟了,你再告诉我们也行。”

        两人正说着话,大厅内响起播报声:“旅客们,你们好,7时49分,魔都西站开往卫江方向去的k290次列车就要检票了,有乘坐……”

        “哎,妈,这不是咱的车。”周子午看着起身要走的老妈,说道。

        张素悦掏出车票看了一眼,道:“这就是我的车。”

        “咱买的是高铁票,应该是g开头的。”说着,他来到老妈身边,指着车票上的编号,“您看……您刚刚去换票了?”

        张素悦收回车票,笑道:“反正都一样回家,绿皮车能省好几百呢。”

        “可绿皮车要十几个小时,您到家都晚上了。”周子午道:“坐十几个小时的车,您受得了吗?”

        “你妈我身体好着呢。”张素悦拖着自己的行李箱,道:“行了,我走了。”

        说完,她一拉行李箱,笑着挥挥手,走了。

        周子午怔怔地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

        ……

        “嗡~”

        【飞信到账492.46元】

        老妈:这是退票钱,儿子,你收好。

        看着手机上老妈打过来的钱以及她的留言,周子午突然觉得,是时候将“试金计划”提上日程了。

        晚八点半。

        正在小出租屋里,谋划着试水脑海里作品的周子午,接到了老妈的报平安视频。

        “老板,来套煎饼果子,加根火腿,两包辣条。多少钱?”

        “七块。”

        听着视频里老爸的声音,周子午问道:“妈,你和我爸一起出摊了啊?”

        张素悦道:“是啊,我来给你爸帮忙。”

        说着,她转换镜头,将手机对准正在忙活的周文山。

        周家的颜值一脉相传,周文山虽然不年轻了,但依旧是个帅大叔。

        这个昔日的公司老总,如今脱下西服,换上了一身普通的黑色t恤,牛仔短裤,站在火热的锅炉前,熟练地为顾客制作煎饼,和一般商贩别无二致,再无往日风采。

        “儿子和你说话呢。”张素悦出声道。

        周文山用肩膀上搭着的白色毛巾擦了把汗,头也不抬道:“没看见我正忙呢。”

        镜头重新转回来,张素悦道:“这会人多,我要给你爸帮忙了,等晚上回家再聊。”

        她说完,视频直接被挂断。

        晚十点半。

        周子午再次接到老妈的视频。

        此时,周爸周妈刚刚收摊回到家。

        和夏国大多数家庭一样,视频里的张素悦总有着说不完的叮嘱,而一旁的周文山,则全程沉默听着两人的对话。

        直到视频结束,周文山说的话也不超过五句话。

        放下手机,周子午正准备去冲个凉,手机再次震动。

        【飞信到账10000元】

        老爸:儿子,爸支持你追寻自己的梦想。花完了给我说,我再给你转。

        周子午沉默了。

        老爸的小摊,煎饼果子卖5-10块钱一个。

        这一万块,至少要做1000个煎饼果子才能赚回来,而且,这还是在不计算成本的情况下。

        22年来,他对金钱的渴望,从未像此刻一样,这么迫切。

        “试金计划”必须马上开始了。

        ……

        今年的夏天很不寻常。

        近处,全国气温持续“高烧”不退。

        远处,莽莽黄沙的大沙漠,首次遭遇超级暴雨袭击。

        卫江也未能在这轮高温中幸免。

        马上凌晨了,气温却还维持在30c以上。

        出租屋内。

        周爸周妈躺在发热的凉席上,感受着电风扇吹来的暖风,说起了夜话。

        “昨天我出摊碰到老张了。”周文山道。

        张素悦道:“来要工资的?”

        “嗯。”周文山道:“他还不好意思开口,买了个煎饼果子就想走。我拦住他,一问才知道,他老婆住院了。”

        “素悦,明天我们去把车卖了吧,先把那几个家里困难的债还上。都是跟了我好几年的老人了,也不好一直这么拖下去。”

        张素悦嗯道:“反正房都已经卖了,也不差这一辆车了。唉,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对不起。”周文山感觉最愧疚的还是妻子。

        一向娇生惯养的她,终究还是跟着自己受苦了。

        张素悦道:“说啥对不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最起码我们一家都还在。老周,你知道吗,我那时候最怕的一件事,就是你抛下我们母子俩……”

        周文山笑着打断她,“想啥呢,我就算是死,也得先把欠的账还完了再死。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十年,再不行就一辈子,我老周不可能把这烂摊子,丢给你和儿子。”

        ……

        魔都。

        结束了为期一天的杂志封面拍摄,楚清秋瘫在返回酒店的保姆车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布谷~”

        楚清秋睁开眼睛,无力地拿起手机。

        周子午:楚老师,您知道哪里有便宜的录音棚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