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笔趣阁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兴奋的嘉靖帝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兴奋的嘉靖帝

        西苑香烛味浓,一片烟雾缭绕,道教声乐起伏,这是因为西苑在举行斋醮。

        此时,斋醮已经结束了。

        高高的醮台上,嘉靖帝穿着一身宽袖道袍,敞着大大的领口,甩着袖子在醮台上来回走动,手里拿着一份奏折,一边龙行虎步,一边哈哈大笑。

        现在已是寒冬腊月,早晨还降了一场小雪,近身伺候嘉靖帝的黄锦不仅身穿棉衣,外面还罩了一件狐裘披风,就这还不时的拢一拢披风呢。

        可是,嘉靖帝只穿这么一件单薄道袍,还敞着领口,却一点也不觉冷。

        长袖翩翩,仿佛三伏天御风而行一样。

        这并非是嘉靖帝修道有成,水火不浸,不畏寒冷,而是他刚服用了一颗富含重金属的丹药,导致他内分泌严重失调,就跟吃错药导致胃烧灼一样。

        不过,嘉靖帝却不这样认为,每每这个时候,他都觉得丹田有火,行功如神,道行又有精进。

        一阵寒风吹过,枝头的积雪洋洋洒洒起来,黄锦禁不住再度拢紧了身上的狐裘。

        “哈哈哈,黄伴,瞧你那样,朕赏你一颗丹药,你就不会冷了。”嘉靖帝看见黄锦哆哆嗦嗦的模样,不由哈哈笑了起来,笑着从怀里取出一个雕刻着龙凤呈祥的玉盒,打开取出一颗黄橙橙的丹药,随手抛给黄锦。

        “谢真君赏。”

        一身好武功的黄锦手忙脚乱的接住丹药,激动的跪地向嘉靖帝道谢,然后毫不犹豫的将丹药放入口中。

        咕咚。

        喉结涌动,丹药落入腹中。

        黄锦虽然不信修道成仙,更不相信丹药,历史上多少帝王吞食了丹药不仅没有成仙,反而早早的驾鹤西去,他们老家有句话叫十药九毒。君不见严阁老乎,严阁老见宠于圣上,圣上常常赏赐严阁老丹药,其实除了以示亲近赏赐外,未尝没有让严阁老试药的意思,每每新配的丹药,圣上都赏赐与严阁老。严阁老服用一个疗程后,都会将服药感受上报给嘉靖帝。有一次,新配的龙虎天丹,严阁老服用完一个疗程,痔疮都吃出来了,便血了两大碗......

        话虽如此,但是嘉靖帝赐的丹药,黄锦还是不敢拒绝的,甚至还会装出一脸激动的模样。

        嘉靖帝赏赐的丹药,他也都是实打实的吞服,一点弄虚作假也不敢做。

        嘉靖帝可是极度聪明之人,如果在他面前做假装吞服的小动作,十之八九会被识破,如果被识破了,那就完蛋了,你是不相信仙丹啊,还是不信修道成仙啊,还是......无论哪一种后果,都不是他能承受的起的。

        正是因为他不能承担被识破的后果,所以即便他知道这丹药有问题,每次还都是老老实实的、兴高采烈的吞服。

        果然,吞服完,他就感觉肠胃像火烧一样,比上次的丹药效果还猛烈,今天晚上少不得要遭罪......

        “多谢真人赐药,奴才觉的浑身火热,一点也不冷了。“

        黄锦一脸激动的跪地道谢,随手一把将身上的狐裘披风扯了下来,扔到了一边,还把棉服解开了,学着嘉靖帝的样子,敞开了半个怀,一副很热的模样。

        “哈哈哈哈……黄伴啊黄伴,你的演技太拙劣了,丹药虽然一入腹就会有效果,但是要达到丹火点燃、热气外涌的效果,至少要行功三个周天才能达到。”

        嘉靖帝笑着踢了黄锦的屁股一脚,笑骂了一句,没有怪罪的意思,还透着亲近。

        醮台角落的冯保羡慕的看着黄锦,什么时候,杂家也能像黄公公这样得圣眷啊。

        可惜,自己头上有黄锦、秦福等大太监,他们占据了司礼监、东厂、西厂等要位,还都站的稳稳的,一个个都有不俗的手腕能力,自己的晋升空间都被堵的死死的,想要再上一步,难如登天。

        另外,还有陈洪、孟冲等阴险狡诈之辈在旁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就等着自己犯错,他自己别说晋升了,能稳住现在的位置都不容易。

        多亏了小朱大人给自己了翻牌子的建议,让自己在后宫各主子之间混的如鱼得水,不仅不用得罪各主子,还成了各主子的红人。

        自己这才算站稳的脚跟,还能有机会在圣上面前露几面,对未来有个期待。

        等着吧,日后说不定会有我冯保出头封顶的机会。

        杂家要是像小朱大人那样聪明善事就好了,要是有小朱大人三分本事,也足以让我走上太监的巅峰了。

        哦,对了,小朱大人这么聪明善事,肯定是多读书的缘故。

        杂家还要更认真读书才是。

        等下次遇到小朱大人,要向小朱大人请教,让小朱大人推荐个书单才好。

        “起来吧。”嘉靖帝的心情很好,笑骂了黄锦一番后,令黄锦起身,将手里的奏疏递给他,随口道,“黄伴,给朕读一遍。”

        “老奴遵命。”黄锦双手恭敬的接过奏疏,展开、抑扬顿挫的读了起来。

        醮台角落里的冯保,低着脑袋,竖着耳朵仔细的听黄锦的宣读。

        祭海。

        这是祭海奏疏,前些时日赵文华大人奉旨祭海,这是结果传回来了。

        听着,听着,就听到了“朱平安”三个字,于是冯保耳朵竖的更高了。

        然后就禁不住瞪大了眼睛,立功了,小朱大人又立功了,整整两百九十个倭寇首级啊,小朱大人可真厉害,能文能武,真是不世出的大才啊。

        能有这么一个朋友,可真是我的荣幸啊,杂家可要跟小朱大人保持好关系才行。

        “听听,听听,白天才祭海完毕,晚上就取得了这么一个大功。斩获倭寇首级五百六十六,另有五百多倭寇被迫跳海亡命,结果是时大浪滔天,五百多倭寇全被卷入海底喂鱼去了,尸骨无存。哈哈哈,这不是祭海应验了,海神、龙王给予回应是什么?!”

        “若非祭海,海神、龙王灭杀了作祟的海怪,这些跳海亡命的倭寇,说不定在海怪的暗助下,逃得一命!“

        “哼,这下看看那些明着暗着非议朕祭海劳民伤财、挥霍浪费的大臣们还有什么话说!”

        “祭海,祭海,朕是为了自己吗?!朕都是为了家国百姓!”

        “赵文华做的不错,能够不惜以身为饵,嗯,朱小子也不错,除了赵文华,他居功第二,葬身大海的五百多倭寇就不说了,斩获的倭寇首级,他独占一大半,呵呵,没想到那么个文质憨厚的胖小子,打起仗来,愣是凶的很,不错,不错……”

        嘉靖帝一边大袖翩翩的来回走动,一边兴奋的发泄长久挤压的情绪,跟话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