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流的第一部小说在线阅读 - 第68章 天使与夜空中最亮的星

第68章 天使与夜空中最亮的星

        第68章    天使与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十八岁那年,父母非常希望我进入迷彩家族

        他们尽心尽力抚养了我十八年,虽然有许多误会,但他们一旦得知错误会立刻改正,我并不是厌恶父母的人,我感恩他们

        尽管我不太想加入迷彩家族,但为了能让父母开心些,我加入了迷彩家族

        两年的家族特训之后我穿着迷彩服荣誉的离开了家族,踏上了回家之路

        那天中午天气寒冷无比,空中飘着小雪

        当我准备走上列车的时候,一名陌生女子拦住了我的去路

        她拿出厚厚的一沓钱对我说“小帅哥,来陪姐姐玩一晚,这是一万元”

        我带着怪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我听到她在我背后用不急不缓的语气开口“十万,现在就可以加你微信转账”

        我无视掉他的话,刚迈出两步,她将价格加到了一百万

        而后,是一千万,一亿

        我带着同情的得转身看向她“也许你可能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她朝着我走了过来,一本正经的说“姐姐没有和你开玩笑,陪姐姐玩一晚,现在就给你一亿”

        说完她拿出一张银行卡,在我眼前晃了晃“密码六个一,那边就有银行,你可以去看看”

        不得不说出卖一次身体就能得到一亿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我想起了年迈的父亲还有生病的母亲,他们在家中过着拮据的生活

        我希望能为他们多买几条保暖内衣,换一个大些的房子,以回报养育之恩,同时我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

        如果有一亿,我可以天天吃平时根本吃不起的美食和奢侈食物

        我拿着银行卡前往旁边的自动刷卡机,输入六个一,点击查询余额,一后面一排长长的零几乎晃瞎了我的双眼

        我将卡揣进衣兜,接受了这名陌生女子的提议“我们快些开始吧,我还在等着回家”

        我默默地点击火车票的退票按钮,尽管几百块虽然少,但我仍然不想浪费,这是父母从小教育我养成的习惯

        女性点了点头,她带着我来到了一个我看不懂品牌的跑车之中,那是远超出租车和公交的座椅,仿佛坐下一小会就要睡着

        车程半个小时,她带着我来到了一看起来并不是很富裕的家属区,我们七拐八拐进入一个房间

        我拒绝了她要亲亲的要求,她直接开始脱衣服,而后做着我并不想做的事情

        我的脑海有些懵

        我在思考,为了一亿元这样出卖身体值得吗

        对我这个穷人来说答案是肯定的,我的后半生将衣食无忧,父母将过上小康生活,而我只需要付出身体

        但我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无论多少钱都配不上

        我否定了心底的声音,选择了面前的利益

        直到该做的事情做完,她将我赶出家门

        走出居民楼,看着附近破败的景色,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如此有钱的女人要住在这样破败的地方

        此时已经是傍晚,昏黄的路灯着凉了鹅毛大雪,刺骨的寒风时不时刮过脸颊

        这让我联想到了我在迷彩服家族的生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为了家族效力却还会被饿肚子

        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就如同现在这样的环境

        我已经连续数天靠着吃方便面维持饿不死,

        直到有一天方便面吃完

        我因为太过饥饿而偷偷前往炊事班

        一个迷彩家族的成员发现了我,他将我赶了出来

        我在如同现在一般的雪夜之中独自行走着,寒冷无比,昏黄的路灯下一个孤零零的身影渐行渐远

        打破我的回忆的是黑暗中的一群体型很大的流浪狗

        他们没有吼叫,而是如同狼群一般企图将我包围,冷冷的注视着我

        我迅速冷静下来,至少表面看起来冷静,我让自己看起来恶毒和凶狠,而后缓缓后退

        我担心被群起而攻之

        其中几只朝我冲了过来,我转身就跑

        幸亏家族训练中有每天的短跑和长跑训练

        但我身为一个人类,仍然即将就要被狗群追上

        我知道被大型狗扑倒的下场,内心的恐惧在蔓延,我希望自己如同那为了救被压在车下的女儿而爆发潜能的母亲一样,爆发自己的潜能

        因为如果我不爆发潜能,下一秒我就会被扑倒,而后被分食

        脚下的雪地复杂无比,或是打滑或是踩下就难以拔出

        我多么希望我能有一双翅膀

        这样我就能飞起来,因为我马上就要被追上

        恐惧越来越强烈,我在极端的恐惧下逐渐感到绝望,有一只小一些狗咬住了我的脚腕,但却因为恐惧几乎没有注意到疼痛,而另一只体型巨大的狗朝着我扑了过来

        强烈无比的求生欲爆发,我在这一瞬间突然感觉到思维化作两个人

        一个思维是恐惧绝望悲伤和抑郁,另一个思维是绝望暴怒和强烈的攻击欲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唱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一个人同时唱两首歌,更奇怪的是,我为什么要唱歌

        一阵委婉的歌声响起,那并不是属于我的声音,却从我的喉咙中发出,我几乎从未听到过如此动听的歌声,比原著都要好听无数倍,仿佛又让人陶醉的魔力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消失在黑夜里”周围传来了这首歌的回音

        但我的心底的第二人格却在唱着另一首歌“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

        在这一瞬间,朝我扑来的狗群仿佛被某种超能力击中,突然爆成血雾,消失在刺骨的寒风中,那些猩红的血雾随风飘扬

        背后一阵乳白色的光出现,我扭头看向身后,那是一双洁的光形成的翅膀

        歌声继续回荡,隐形的翅膀的歌声莫名停止,第二人格似乎消失

        一阵强烈的悲伤情绪充斥大脑,我不明白是为什么,但他阻止了我继续思考,我被悲伤填满

        光之翅膀轻轻扇动,我飞向空中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这句话连续重复了三遍,而后歌唱停止

        我突然感觉到极度恐惧的面临死亡的感觉,仿佛全身被无数毛毛虫包裹,仿佛烧红的烙铁在眼珠前一毫米的位置,又仿佛站在即将爆发的火山口

        那种极度恐惧的感觉让我全身颤抖,冷汗瞬间布满全身,我甚至已经感觉到冷汗从脸颊上大滴大滴的滑落

        我从未感觉到过如此的恐惧,那种恐惧远超那群大型犬

        歌声停止

        转为一声悠远的吟唱

        “请不要伤害他人,所有人都不容易”

        耳边那句重复三遍的话不断回荡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几个念头在脑海中出现“我是一个天使”“冰冷的雪夜之中应当相互取暖和帮助”

        被冷汗浸湿的身体被刺骨的寒风吹过,我几乎虚脱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我感觉我几乎快要被冻僵

        颤抖着上下唇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谁来帮帮我”

        没有人给予我回应

        层半透明的光膜漂浮到全身的皮肤表面

        温暖的感觉在全身流动着

        脑海中那个意识再一次出现“你是你自己的天使”

        身体逐渐暖和,我仔细思考着脑海中的一切,荒诞而又诡异

        我想要回家,我朝着小镇外快速飞去

        我失败了,这仿佛是一个大到无边无际的小镇

        我降落到地面企图寻找出路,仍然无法走出小镇

        我进入小镇中的房间,却发现所有的房间都没有人

        我再也找不到之前那个女人的房间

        我会想起之前那句话,也或许是诅咒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突然间强烈的恐惧和暴怒和悲伤的情绪涌入大脑,一道冲击波以我为中心爆开

        整个小镇瞬间化作一个万米大坑,紧接着进入了一片漆黑的世界

        我突然从梦中醒来

        父母正在旁边安抚着我

        我发现我身下的床铺早已被冷汗湿透,头发也如同刚洗过一般

        “儿子,你做了什么噩梦啊……叫那么大声”

        我全身颤抖的坐了起来,安抚好父母后换了一床新被褥和衣服继续睡

        第二天早晨醒来

        脑海中的一道歌声回荡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我近乎虚脱的睁开眼睛,看向周围

        我发现我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小镇之中,我知道如何在梦中醒来,于是我捏住鼻孔,测试能否呼吸

        我被差点憋死

        后脊背发凉的感觉再次传来,这里是现实,而不是梦

        “一亿元,就是为了这样吗”

        我彻底放弃了,躺平了

        脑海中的歌词隐隐回荡

        我逐渐带入歌词

        身体缓缓漂浮,所有悲伤和绝望的情绪被歌词调动,我的情绪失去控制的在荒无人烟的雪夜小镇中放声歌唱,

        小镇在分解,我从梦中醒来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我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父母,我迅速冲出房间,却忘记自己没有穿裤子,在众人的尖叫中我确认了自己回到了现实

        脑海中歌声再次回荡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我继续跟着歌词唱了下去

        背后长出一双发光的翅膀,在路人惊骇的目光中我飞了起来

        而后我被请去警局喝茶

        在审讯过程中我诚实的讲述了一切

        我甚至帮助一名被混混打出熊猫眼的民警治好了他的伤

        后来我被邀请进入迷彩家族进行能力测试

        我的能力是通过声波攻击或治愈,可以飞行和长出翅膀

        现在是一名家族重点保护对象,用于为各种家族重要科研人才治疗和维持健康

        我喜欢上了唱歌

        我喜欢上了《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名为“天使”

        我是我自己的天使

        我是我脑海中的人们的天使

        但我不知道我在现实中是什么样的

        或许已经死了,又或许是个植物人,又或许……这就是现实

        ……

        某一天现实中的新闻报道某家医院出现超自然现象

        最开始是由于一名患者感染了某种诡异物,他不断呢喃着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而后,他的父母也开始呢喃

        之后是病房的其他人,而后是前来查看的警员

        再然后是整个医院

        再然后是整个城镇

        直到最后,一枚导弹清洗了这个出现超自然污染物的源头

        ……

        数年后,这个小镇仍然存在,这是无数个在梦境和现实重叠的世界中穿梭的人共同形成的,半真实半虚幻的世界

        被迷彩家族判定为无法摧毁的污染源,附近被严密封锁,并建起了围墙

        而在这个被污染的小镇之中

        天使正开心的为他的父母,亲人,还有小镇的居民们烹饪着食物

        这个小镇已经存在了数万年,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年轻

        有些人可以看到小镇,有些人看不到,有的时候可以看到,有的时候看不到

        就如同薛定谔的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