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暮夜良人在线阅读 - 274.塑魂

274.塑魂

        檀玄弄的动静确实不小,在那二人一鬼的注视下,他到田地里又抱出了不少玉米秆子,来来回回的,抱了足足有十多趟。

        檀玄在车前不远处将玉米秆子分里外摆了两圈,外圈摆了七堆,里圈摆了六堆,每一堆都堆得和小山似的,而圈子中间则是又用玉米秆子铺了一个半米多高铺子。等准备好以后,檀玄又将昏睡的钱波从车里抱出来放到了那个铺子上。

        “你这是要干什么呀?怎么还把他从车里抱出来了,他这一动不动的,别一会儿再给冻硬了。”

        “冻硬了他也得挺着,不过你放心,等一会儿点起火来,四周有火烤着,他想冷都难。这个如果在家里弄,摆两圈蜡烛就行了,现在荒山野岭的,咱们只能就地取材了,你看看见了,车里地方太小,根本折腾不开……”檀玄一边忙活一边给什么都好奇的萧笛解释道。

        “啊!你还要点火呀,那这么多柴禾,不会直接把他给火化了吧?”

        萧笛小声的嘀咕道,没敢让忧心忡忡站在车前的苏樱听到。

        “呵呵……”檀玄笑了,这个担心实在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也没有和萧笛继续解释。

        萧笛还要继续追问,但是被女鬼苗苗给拦住了。

        “这个时候你就别打扰他了,那些不该担心的的你就没必要担心了,你男朋友做事靠不靠谱你还不清楚么?他外圈摆七堆,里圈摆六堆,分别对应天上的北斗和南斗,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他这是要借助天地之气,怪不得他说动静不小了。看样子,这个动静还不是一般的大,你们赶紧回到车里吧,记住他刚才的叮嘱,不要给他添乱,不然那个家伙就真的没救了。”

        “你说谁添乱呢。”

        萧笛很不满意女鬼的话,但是她又不得不认可女鬼的话,于是叫着苏樱回到了车里,她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不添乱了,至少苏樱已经很早的就坐到这一点了。

        “哎!”萧笛坐在驾驶位上朝着车前的女鬼招了招手,问道:“你不一起上车吗?”

        女鬼摇了摇头,“我就不上车了,我给檀玄护法,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我还能帮一下。”

        “你给他护法?”

        苏樱在一旁偷偷捅了捅萧笛,小声提醒道:“你别喊了,你忘了檀玄说他已经开启车内的法阵了?它上不了车。”

        “哦!”萧笛恍然大悟,和女鬼干笑了一下,大声说道:“那就辛苦你了。”

        说完,萧笛便关上了车窗,隔绝了车外的寒冷,也隔开了心里的恐惧。她和檀玄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每次檀玄单独嘱咐的时候都是不一般的时候,她知道,接下来一定不会那么太平。只是心里的恐惧没了,却又开始担忧了,和身边的女人一样,都是在担心自己男人的安危。

        檀玄叼着烟在车和钱波所处的圈子周围走了一圈儿,走的很慢,每走几步就跺几下脚,弹下烟灰,三根烟抽完了,他才在外面的雪地上踩出了一个更大的圈子。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檀玄回到了钱波的身边,对着天上渐渐显露出来的星光,将钱波的头脚方向稍加调整,然后又将他的四肢展开,最后从火堆中拿出两根还在燃烧的玉米秆,一根指天,一根指向钱波,朗声道:“天上星,世上人,星有光,人有魂……”

        女鬼在车前默默的看着,而车里的苏樱则是吓得坐直了身子,惊呼道:“我的天啊,檀玄这是要干嘛呀?他不会把老钱给点了吧?”

        “不会的,檀玄这是在为钱波做法呢,那两圈柴禾堆,内圈六堆,外圈七堆,分别对应天上南斗六星和北斗七星……”

        萧笛倒是活学活用,将女鬼刚才和她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又告诉了苏樱。

        “那檀玄拿着那根柴火不会烧到老钱吧,你看那火都已经快烧到老钱的头发了。”苏樱还是很不放心的说道,急的都快要哭了。

        萧笛呵呵一笑,安慰道:“嫂子,你放心吧,檀玄做事你还不放心么,他做什么事都是有分寸的。你如果害怕就闭上眼睛,困了的话就睡会,等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可能钱波就已经生龙活虎的站在你面前了。”

        “没事儿,我不困,我想看着老钱站起来,呵呵……”

        苏樱苦笑了两声,用实际演示了一下什么叫作笑得比哭还难看。

        檀玄那边终于嘟囔完了,只见他拿着那两根玉米秆先后点燃了外圈和内圈的玉米秆堆,接着又用那两根玉米秆双管齐下,在钱波身侧的雪地上画出了一个奇怪的花纹,等做完这些后,檀玄扔掉了手里的玉米秆,然后拿起钱波头边的瓶子往钱波的额头上一扣,左手往钱波的胸口一拍。

        “移魂!”

        昏睡的钱波突然一哆嗦,身上突然泛出一道模糊的淡灰色光芒,然后那道光芒渐渐顺着额头进入了檀玄手里的瓶子之中。

        “这……”车里的人,车外的鬼都看的目瞪口呆,因为她们清楚的看到瓶子之中竟然钱波的微缩身影,而且不止一个,大大小小足有几十个之多,那些钱波在瓶子中似乎互相嫌弃,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这就是收集到的老钱的残魂?怎么这么多个?”

        “不然檀玄怎么可能找那个女鬼来帮忙呢”

        ……

        当那团灰色光芒完全进入瓶子之后,檀玄拿起了瓶子,用手在瓶口一抹,看了看瓶子中疏远而又拥挤的身影,用力的摇了摇,然后用手指蘸了点口水,在瓶子上写了一个“合”字,接着双手一翻,一手托住瓶底,一手捂住瓶口,在钱波的头直坐了下来。

        “这是……啊!”

        萧笛刚想说话,却只见内六外七那几个火堆突然火光暴涨,将附近以及天空都照亮映红了,尤其是外围那七堆,浓烟滚滚,烟气在火光中上下翻腾,迟迟不散。

        “呼……”

        四周突然传来了呼啸的风声,声音很大,犹如龙吟虎啸一般。只是车内的二人只听到了风声,却不见火堆上火苗被风吹动,不但火势依旧旺盛,就连那弄弄的黑烟也只是往上升起,没有四下里飘散。

        “这是怎么回事?我听着风好像很大呀。”

        苏樱按下了车窗,一股夹杂着烟火味道的寒意灌了进来,确实没有什么风,只是往两侧的田地里看起,模糊中,她看到了田地中刮起了无数道的旋风,有大有小,将田地里的积雪和庄稼的遗弃物刮得飘来飘去,有的飘远,有的飘近。但那些东西到达檀玄曾踩过的脚印那里时,地上的脚印微微一亮,然后那些东西就散开了。

        “这……”

        苏樱揉了揉眼睛,当她再看过去的时候,那些脚印还是普通的脚印,哪有什么光亮,倒是车前的火光摇曳,不时能照亮一些这边的脚印。

        “原来是火光晃的呀。”苏樱叹了口气,望着田地里的“飞沙走石”心里忍不住有些惊恐。

        车前的女鬼回头冷冷的看了苏樱一眼,怒斥道:“关上车窗,不该看的别看。”

        “哦!”

        苏樱吓得一哆嗦,立刻关好了车窗。

        火堆中间的檀玄依旧一动不动,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不过他周围的火势依旧猛烈,只是外围那七堆火的烟已经逐渐由黑转白,而里面那六堆火也渐渐起了烟,烟气白中透着红,就像火光掺杂到了烟气中一样。

        “呜……”

        周围的风声更大了,风声中似乎夹杂着哀嚎和哭泣,在周围不断的徘徊,而且刚刚见到星星的天空再次被乌云遮住了,乌云很厚,遮住了天空所有的光亮,乌云很低,好像火堆升起的那几股烟气都被乌云给吸收了。

        檀玄继续闭眼打坐,对周围的食物是彻底的充耳不闻,不过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不知道时候是被火光映的,还是被火堆给烤的,只是手里的瓶子中原本钱波的那些影像此时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混沌。

        檀玄突然睁开了眼睛,将手中的瓶子一转,瓶口朝上,瓶底朝下,喝道:“借得天地力,震得鬼神惊。”

        檀玄身边突然刮起了大风,周围火堆的火光突然一暗,接着火苗的颜色就变了,外圈火堆的火苗变成了蓝白之色,里圈火堆的火苗则变成了血红之色,火苗都向圈子中间倾泻,齐刷刷的就像在行跪拜礼似的。

        圈子外面的风“呼”的一下刮的更大了,席卷着地上的积雪已经田地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从四面八方朝着火堆吹去,只是刚刮到檀玄走过的那圈儿脚印跟前,那圈儿脚印突然光芒一闪,将那些东西都给挡了回去。风继续刮着,只是风中多了一些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那脚印真的会发光!”苏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确定这次没有看花眼。

        萧笛更是拿起她的那个烟袋嘴放到了眼前,然后表情变得比苏樱更加错愕。

        “我的天,怎么这么多鬼……”

        萧笛转头看了看四周,彻底的懵了,因为她目之所及密密麻麻的都是鬼。那些鬼被一道泛着微光的幕墙挡住了,幕墙上有符文闪烁,那些鬼似乎很是惧怕那些符文,不停幕墙之外不停的徘徊,眼神中满是炙热的贪婪,却不敢轻易上前。不过也有一些无所畏惧的想闯过幕墙,但是被幕墙上的符文给打了回去,然后就淹没在了茫茫的鬼海之中,然后就又有一些其它的鬼填补了它们的位置,虽然面露不甘,但也多少有了一些忌惮。

        车前的女鬼此时也面色沉重,同是鬼物,它不需要借助外物也能看到那些同类,而且它长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中,此时看得比萧笛要远上不少。只是看到前仆后继总有不怕死的,它终于忍不住了。

        女鬼对着四周抱了抱拳,大声叫喊道:“各位乡亲父老,今日借此地救人实属无奈,打扰到各位,敬请见谅。此处虽有生气聚集,但那是救人所需,请各位不要心生贪念,而且此地已被设置禁制,你们横冲直撞只会伤及自身,非但得不到好处,还有可能伤及根基,落个魂飞魄散。”

        女鬼的声音不小,但是收效是微乎其微,或者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效果,继续有不惧生死的鬼魂冲撞幕墙,然后无一例外的倒下。

        “你们疯了吗?”女鬼大声的咆哮道,“你们闯不过来的,你们快散开吧,不要觊觎你们得不到的东西,不然你们会连鬼都做不成的,这个法阵是暮夜良人设置的,他现在还在做法,等他有时间了,你们想想你们还有活路吗?你们赶紧散了吧,那可是暮夜良人啊。”

        女鬼的这一阵叫喊终于有了效果,圈子外的鬼群终于有了松动,看来暮夜良人的作用要比那个禁制强上不少。只是还没等女鬼松口气,它就懵了,因为它看到一个身高马大的大鬼破开鬼群来到的幕墙的外面。

        “你个贱货赶紧闭嘴,我管他是什么人,今天这里面的生气都是我的。”